喜雁

因为平权主义所以理论上站无差,但实际操作的时候……………………………………
可逆可拆的杂食党,目前还没有最喜欢的cp

评论或可激活写作花絮,评论或可激活话痨模式,评论或可激活作者私戳
剩下的都是参与奖,奖品名字叫作者的感谢
(虽然可能是会是你们不喜欢的花絮……………

温馨提示:你关注了一个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新发的文藏起来的博主

少一份洁癖,多一分和谐。
扩列的话:3576013445

退无可退

邪恶暴力的alpha


和无力抵抗的omega


格林德沃:我能实现你所有的欲望,我能带你走向权力的巅峰。

邓布利多:麻瓜说没有人会追求邪恶,除非错将其当成幸福。你相信吗?




自大强硬的beta


和优柔寡断的omega


格林德沃:你的才能不只相夫教子,让我们去实现更伟大的梦想。

邓布利多:拒绝你的变革,我会陷入无聊、平庸、永无止境的地狱;追随你的轻蔑,却会将全世界拉入地狱。




自我克制的alpha


和自私任性的omega


邓布利多:别逼我,不然我们的结局只会剩两个。

格林德沃:一方毁灭,两败俱伤,或者你跟我走。




贪心不足的beta


和永不满足的omega


邓布利多:我已为你献上了全部,也许你的确是我没有资格触碰的欲望,我却舍不得放手。

格林德沃:他还能给我更多,他与众不同,他不可限量。




傲慢稳定的beta


和强大沉稳的beta


格林德沃:可悲的alpha和可怜的omega,还有鼠目寸光的麻瓜们。唯有我完美无缺。

邓布利多:性别代表不了什么,我只是碰巧比你们优秀。




甘愿退让的alpha


和得寸进尺的alpha


邓布利多:我一退再退,你还要出现提醒我犯下的罪。

格林德沃:我不要你的倾慕,我要你的死忠;我不要你的容让,我要你的臣服;我不要你的沉默,我要你的死寂。




软弱无能的omega


和不甘安稳的omega


邓布利多:我无法战斗,我无力保护,但你,你一错再错。

格林德沃:平凡就是平庸,战斗或者死亡,你要走向何方?






你喜欢哪对?



我在做霍格沃兹分院测试

做到一道题:

每隔一个世纪,某种灌木就会开一种花,这种花利用自身的气味来吸引粗心大意的人。如果它引诱你,它会闻起来像……?

我:……它会闻起来像一朵花

我(想了想补充到):并且长得漂亮点


………

………

………

然而选项只有海、家、燃烧的木柴、羊皮纸……………

假单

病因:懒癌

症状:自闭

尖叫!

我在《路西法》里看到了队长!!

……不过上来就被怼墙上了哈哈哈哈哈




完了…我有点怀疑cap是坏人……


洛基的吵骂(吐槽版)

天然无公害…哦,不对,天然有毒版请点击这里http://xueyan448.lofter.com/post/1eab18ae_1c622506b


“埃尔德尔,

你不消朝前再走近一步,

快把你听见的话告诉我,

厅堂里衮衮诸公众神祇,

他们狂饮之时在讲什么?”


埃尔德尔说道:

厅堂里衮衮诸公众神祇,

不管是阿西尔部落众神,

还是来自地底的小精灵,

他们谈论自己兵刃锋利,

吹嘘他们打仗勇猛无比;

可是无人说你半句好话。”


洛基说道:

“放我进去,埃尔德尔,

我必须走进艾吉尔厅堂,

亲眼看看酒宴如何收场,

在宴散前我要挑起争吵,

把怨怼拌在他们蜜酒里。”

【emmm…@纷争女神厄里斯

各地的神话可还真是一脉相承啊

未被邀请的第十三位女巫】


埃尔德尔说道:

“你要想走进艾吉尔厅堂,

亲眼看看酒宴怎样散场。

倘若你出恶言挑起争吵,

把众位神祇得罪和诟骂,

他们会把你脏嘴擦干净。”


洛基说道:

“埃尔德尔,

你务必放明白点少吭声,

倘若你我站在门口拌嘴,

恶语相互诟骂定会伤人,

你若是胆敢再多说一句,

我自有厉害本事收拾你。”

【哇哦,于是这位埃尔德尔乖乖让开了?】


洛基说道:

“我走进厅堂口渴得难熬,

因为我赶长路跋涉良久,

请求阿西尔众神祇开恩,

赏给我喝一杯蜜酒甘醇。


“你们为何个个噤若寒蝉?

诸位平素一贯横行霸道,

如今装聋作哑闷声不响,

快给我酒席上腾出席位,

要不然就叫我马上滚蛋。”


布拉吉说道:

“给你腾出席位断然不行,

众神祇从不会忍气吞声,

他们宴请宾客自有分寸,

分得清何许人才能入席。


洛基说道:

“难道你已经忘了不成,奥丁?

记得在远古洪荒的时候,

你我歃血为盟结成兄弟,

你说有酒务须两人共饮,

不然你决不背后单独饮。”


奥丁说道:

“如此说来维达你快站起,

给恶狼的父亲腾出席位,

请他共享我们佳馔美酒,

洛基你若肚里有气难消,

在艾吉尔厅堂借酒浇浇。”

【上来就用“恶狼的父亲”称呼……这位也没准备好声好色啊】


“阿西尔众神祇,

我为你们干了这一觞。

阿西尔女神祇,

我也为你们干了这一觞。

诸位道貌岸然的神祇们,

我们大家都来干这一觞。

唯独坐在长凳最远处的,

布拉吉却不配干这一觞。”


布拉吉说道:

“骏马和利剑我都可送你,

布拉吉再补偿你枚戒指,

你莫再怨恨阿西尔神祇,

免得激怒他们对你发泄。”


洛基说道:

“骏马和戒指你都保不住,

布拉吉你只是个软骨头。

在众神祇和小精灵中间,

就数你最胆小害怕打仗,

一见射箭就畏缩往后退。”


布拉吉说道:

“在艾吉尔厅堂高谈阔论,

还是在战场上冲锋陷阵,

我都是内行从来不曾输。

我明白若要消我胸中气,

除非我双手捧起你首级,

这才是给你谎言的回敬。


洛基说道:

“你向来都是嘴硬骨头酥,

高谈阔论时你貌似英雄,

却哪敢动刀舞枪真拼命。

你气势汹汹举起了兵刃,

可是面前敌手嗤之以鼻,

他知道你马上会转身逃。”


伊敦恩说道:

“我求你千万克制,布拉吉,

为了我们的孩子和至亲,

你何必同洛基一般见识,

在艾吉尔厅堂争来吵去。”


洛基说道:

“赶快闭上你嘴巴,伊敦恩,

我可以在大庭广众宣布:

你是个淫荡成性的骚货,

见了男人就再按捺不住,

你伸出白净的弯弯玉臂,

勾住杀掉你兄弟的仇人。”

【……】


伊敦恩说道:

“我又没有将你洛基谩骂,

【看到这句我有点站伊敦恩这边儿了

对洛基的粉籍开始动摇】

同你在艾吉尔厅堂吵架。

布拉吉喝得太多舌头长,

我劝他平息莫卷入是非,

我不愿见到无端起波澜,

你们两人拔刀拼掉性命。”


女神格欧费茵说道:

“你们这两个阿西尔神祇,

何必舌剑唇枪争吵不休。

洛基分明是在戏谑胡闹,

难怪所有活生生的造物

都喜欢同火神待在一起。”

【难怪所有活生生的造物

都喜欢同火神待在一起。】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巴,格欧菲茵,

你的芳心如何被人勾引,

说起来下贱得叫人发噱。

哪个小白脸赠你串珠宝,

你便同他缱绻情意绵绵。”

【谁来递台阶洛基都不肯下啊】


奥丁说道:

“洛基,

你怎能血口喷人胡乱说,

莫非失掉理智真发了疯。

你竟敢同格欧费茵作对,

个中厉害自己要细思忖。

须知她通晓过去和未来,

能测算命运有如我自己。”

【洛基你放心,这句话我确定奥丁是在瞎说】


洛基说道:

“赶快闭上你的嘴巴,奥丁,

【哇,就算是“众神之父”,洛基也一点都不客气啊】

你首鼠两端总迟疑不定,

做出事情毫不光明正大,

明知对手胆怯不敢恋战,

却偏要手下人枉送性命,

因为你把胜利拱手相让。”


【{奥丁为挑选武士来到英灵殿,保卫神祇居住的阿斯加尔德,便故意输掉战争让门徒丧命魂归瓦尔哈拉宫}

这是书中的注释……

而且这种解释合情合理……

我看了以后唯一纠结的是……

这种东西都是公开说的吗?!门徒都心知肚明甚至在传唱?!……你们都知道这位主神是个什么货色……………那到底是抱着个什么心理在拜他的啊??

我大概和那个时代的人有深不见底的代沟……】


奥丁说道:

“你说我做的事情不应该,

明知敌人胆怯不敢恋战,

却把胜利存心拱手相让,

【承认了!?“这种东西都是公开说的吗?!”的吐槽x2】

请问八个冬天你在何处,

钻到地底同何人在鬼混?

那母马用奶汁养大孩子,

【奥丁你这就不好了……那孩子不送你了吗

谁是能嘲笑洛基这个,但你来说就……不合适了吧?】

你到处淫狎天理岂能容?”


洛基说道:

“还有一回在舍姆塞地方,

你竟施展巫术蛊惑女人,

你把大鼓擂得震天价响,

活像个巫婆体面全丢尽。

你常爱乔装改扮成术士,

出远门到人类中去鬼混,

淫秽邪狎天理岂能容你。”

【我果然和那个时代的人有代沟吧……“活像个巫婆”和“与马生后代”居然是同一等级的淫秽邪狎吗……】


弗丽嘉说道:

“你们陈年老古董的旧账,

本不该众目睽睽前昭示。

阿西尔两个神祇的宿怨,

事过境迁不如尘封搁置。”

【这句确实……】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巴,弗丽嘉,

你本是费奥琴家的闺女。

生性轻佻对男人太风骚,

奥丁的弟弟威还有维利,

你都把他们揽到怀抱里。”


弗丽嘉说道,

“你切莫胡来不识相,洛基,

我有个儿子乃是巴德尔,

他就坐在艾吉尔厅堂里。

若是惹恼了阿西尔神祇,

会有一场恶斗同你厮杀,

他们决计不肯轻饶过你。”


洛基说道:

“弗丽嘉,

难道你非要我把话挑明?

将我心底里的恶毒打算,

一股脑儿通通和盘托出?

倘若我当真全都告诉你,

你休想能再见到巴德尔

骑马疾驰来到这个厅堂。”


弗蕾娅说道:

“你莫非真的昏了头,洛基,

你竟敢亲口告诉弗丽嘉

自己邪恶的打算和行动。

【“你竟然亲口告诉弗丽嘉

自己邪恶的打算和行动。”加一……】

我相信弗丽嘉洞察秋毫,

虽则她嘴上并不曾明说。”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巴,弗蕾娅,

你表里不一我心里明白,

你岂是无疵可责的仙女。

这里阿西尔神祇和侏儒,

每个男的都是你的情人。”


【给洛基跪了😂洛基口中的阿西尔神祇可真是逍遥啊😂每个女神都是每个男神的情人】


弗蕾娅说道:

“你嚼舌头根尽胡说八道,

狺狺狂吠瞎编下流谣言。

阿西尔部落男女众神祇,

都对你咬牙切齿恨入骨。

你迟早被他们抽筋扒皮。”


洛基说道:

“你且住嘴,弗蕾娅,

你是个淫荡成性的女巫,

蛊惑过的男人数不胜数,

连自己哥哥亦不肯放过。

兄妹乱伦众神都在取笑,

你却若无其事佯装不知。”


尼奥尔德说道:

“女人同丈夫或情人欢好,

乃区区小事天塌不下来。

倒是有个神祇风流偷情,

生出孩子领到此地现宝,

你说岂不是叫人吃一惊。”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尼奥尔德,

你从东边被众神抓过来,

押到众神之国充当人质。

巨人希米尔的那些姑娘,

夜里个个把你充当尿壶,

哗啦啦朝着你拉屎撒尿。”


尼奥尔德说道:

“我被押送到了众神之国,

路远迢迢充当和解人质,

也只好逆来顺受多忍耐,

多亏我的儿子无人怨恨,

当上了阿西尔部落显贵。”


洛基说道:

“你且住嘴,尼奥尔德,

休要恬不知耻脸面丢尽。

这个秘密我应再三缄口,

可是我委实无法再忍耐。

那儿子是你同妹妹所生,

兄妹私通你家一脉相承。”


提尔说道:

“弗雷是个最出色的好汉,

在阿西尔宫殿他最勇敢。

他不会使少女伤心哭泣,

也从不肯招惹别人妻子。

他的心地宽厚为人慈善,

为犯人开镣铐放开禁锢。”


洛基说道:

“赶快闭上你的嘴巴,提尔,

你从来对人毫不守信用,

虽则你装出诚实敦厚相。

我要说一说你那只右手,

被芬里尔一口咬成两截,

便是你不守信用的见证。”

【对这里我也要吐槽一下……

阿西尔的誓约之神……身上带着自己不遵誓约的证据和印记——断臂。

……这样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提尔说道:

“我虽则失掉了一只右手,

你却失掉了出名的恶狼。

我们两人都遭受了不幸,

恶狼的日子亦未必好过。

它被铁链紧紧捆绑成团,

只好眼睁睁等候末日到。”


洛基说道:

“你且住嘴,提尔,

我不妨说说你的好妻子。

她与我偷情生出了儿子,

你却什么补偿都未捞到,

既未到手鳗鱼更无钱财。

你这个笨蛋真太死心眼!”


弗雷说道:

“我瞧见那头狼趴在河口,

沉重铁链周身全都捆住。

直到末日来临众神毁灭,

它方可挣断枷锁再作恶。

你最好闭上嘴巴莫胡说,

不然也给你套上副枷锁。

让你害人不成反害自己,

为非作歹到头来受折磨。”


洛基说道:

“你为吉米尔女儿相思苦,

梦牵魂绕终于弄到了手。

用尽黄金重聘她才允婚,

你把魔剑也赔上给了她。

末日来临众神祇都拼命,

你却赤手空拳岂能迎敌。

你这个可怜虫受人愚弄。”


比格维尔说道:

“我若弗雷的高贵出身,

再有他那样的显赫地位,

我非要把可恶的老乌鸦,

磨成齑粉比骨髓还要细,

我要敲断他的每条腿脚,

让他终生只能跛瘸爬行。”


洛基说道:

“我眼前的小崽子是何人?

摆尾摇头一心急于讨功,

总是为在弗雷耳朵边转,

还躲在磨盘下嘁嘁喳喳。”


比格维尔说道:

“我的名字叫做比格微尔,

众神祇和人类都称赞我,

夸我手脚勤快干事利索。

我自豪跟主人来享盛宴,

同奥丁的亲朋一起上席。”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巴,比格维尔,

你从不肯同人分享吃食,

剩饭残羹你单独抢到手。

一旦主人拔刀拼命厮杀,

你立刻躲进酒席长凳下,

钻进草堆里无人能发现。”


海姆达尔说道:

“你已经喝醉了,洛基,

所以神志不清在发酒疯,

【我回头看了看,假如他说的是真的

………那洛基就是两杯倒】

奉劝你且闭嘴莫再多言,

须知醉酒遮脸面皮变厚,

什么难听话都说得出口。”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巴,海姆达尔,

从远古洪荒起你就劳碌,

此生疲于奔命你命真苦。

为守护众神只放哨巡逻,

还要趴在地上细听动静。

天意叫你背上沾满泥土。”


斯卡娣说道:

“你不识好歹太轻浮孟浪,

张牙舞爪日子不会久长,

在一块孤零零的礁石上,

你冷冰冰的肚皮朝天翻,

被众神祇绑住不能动弹。”


洛基说道:

“纵然我落入众神祇手中,

被绑在孤零零的礁石上,

冷冰冰的肚皮翻转朝天。

我亦已夺到先机胜一筹,

蒂阿兹却把他的性命丢。”


【所以说……末日那些事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吗

我果然和他们有代沟吧……】


斯卡娣说道:

“纵然你抢到先机占上风,

蒂阿兹被你害掉了性命。

在我的圣所和神圣领地,

都愿与人为善将你规劝。”


洛基说道,

“你的话娓娓动听真入耳,

与人为善恐怕倒也未必。

你对我讲过的情话无数,

要我陪你上床入温柔乡。

既然你我都已互相指责,

何妨把这桩私情挑明说。”


{此时,西芙走上前来给洛基的水晶酒杯斟满蜜酒,她说道:}

“洛基你先举杯干了再说,

酒杯里已斟满陈年老醇。

不管好歹你务必要承认,

我乃是阿西尔众神祇中

无疵可责的绝无仅有人。”

【亲啊!你别出来也就算了,“不管好歹你务必要承认”让我觉得:等等什么,难道上面这些洛基不是在瞎说,都是确有其事的?

……一个没有说谎的谎言之神?

说起来他是“谎言之神”的说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莫非是“门徒”们受不了他揭露的这些龌蹉给他栽的污名?怎么说在洛基的各种传说中好像是没见他怎么说谎?】


洛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

“倘若果真有人无疵可责,

惟你莫属最是冰清玉洁。

你对丈夫倒情深且意笃,

顾全名节不把男人勾引。

【……所以洛基也是会承认某某“冰清玉洁”的……所以上面那些真的都是实话?】

可是你白璧有瑕仅我知,

因为除了丈夫托尔之外,

你只悄悄拥有一个情人,

那便是卑劣下流的洛基。”

【………

………

西芙大概以为¥&{_(Д゚所以洛基不会说的,然而……

所以洛基你这么和所有人都撕破脸真的好吗】


贝伊拉说道:

“外面山动地摇轰隆鸣响,

莫不是托尔已赶路回家,

他自会平息这一场争吵,

哪怕众神和人类气不消。”


洛基说道:

“你是仆人比格维尔妻子,

一肚皮坏水恶毒又刻薄。

阿西尔部落的女人堆里,

还没有哪个比你更下贱,

你这个人尽可夫烂婊子。”

【洛·赶在托尔进来前再皮一下·基】


托尔走进厅堂,说道:

“你这个狗东西,洛基,

闭上你的臭嘴休再饶舌。

我自有魔锤米奥尔尼尔,

神力万钧能够砸烂一切,

它会叫你永远开不得口。

你双肩扛的那颗石脑袋,

我把它从颈脖上砸下来,

你的性命也就呜呼哀哉。”


洛基说道:

“大地的儿子托尔回来了!

你怒气冲天为点啥事情?

既然你气吞山河壮过牛,

为何不敢去和恶狼搏斗?

眼睁睁看它把奥丁吞掉。”

【所以说你们真的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吗……】


托尔说道:

“闭上你的臭嘴休得多言,

你这个混帐东西,洛基。

我举起魔锤米奥尔尼尔,

管叫你永世不会再开口。

我把你扔在东征半路上,

今后再没有人见得到你。”


洛基说道:

“你休要在我面前夸自己,

东征之行你没有牛可吹。

钻进人家手套大拇指里,

缩成一团浑身直打哆嗦,

这副窝囊相哪像个英雄?

你真可笑,托尔!”


托儿说道:

“住嘴,你这个混蛋!

我举起魔锤米奥尔尼尔,

管叫你永世不会再开口。

我曾用右手砸杀过巨人,

伦格尼尔在我手下丧命。

如今再用右手高举魔锤,

把你周身骨头砸成齑粉。”

【您的复读机托尔已上线】


洛基说道:

“我本想活得长生不老,

【真的吗 真的吗 你这么皮,是一副活得长生不老的模样吗】

未料到你用锤子恫吓我。

你以为巨人米雷尔存心,

把背带用坚韧皮带扎紧,

却不看他的食物袋开着。

你一路上没有东西果腹,

未被人打伤却几乎饿死。”


托尔说道:

“住嘴,你这个混蛋,

我举起魔锤米奥尔尼尔,

管叫你永世不会再开口。

杀死过伦格尼尔的英雄,

如今要把你打发进地狱,

那就在死尸之门的底下。”


洛基说道:

“面对阿西尔神祇和子孙,

我要把心里话对他们讲。

讲给他们听才乐趣无穷,

我兴致勃勃越讲越有劲。

可惜你这个人大煞风景,

我只得退避三舍先出去,

因为我知道你不说空话,

憨头憨脑说打就动真格。”

【“因为我知道你不说空话,

憨头憨脑说打就动真格。”让我越发觉得洛基可能并不“谎言之神”,因为对比一下他吐槽的第一个人……感觉他是真心实意地挑了个软柿子捏,而对方也确实只嘴上说说而没有动手】


“我有话对你讲,艾吉尔,

【这事不怪艾吉尔……人家很努力的想拒绝众神了,谁知道他们能“人至贱则无敌”呢……】

你费尽心思卖力巧安排,

将酒宴操持得花团锦簇。

可怜你不会再有此荣幸,

你的厅堂和所有的财产,

火巨人来光顾不留情面,

烈焰上下一舔全烧精光。

但愿你被烧得焦头烂额,

哭爹喊娘也是枉然徒劳。”

【所以他们真的对末日的全过程了如指掌……无法理解……】





说起来我以前看这个故事的简介,说洛基嘲骂所有众神……

结果洛基实际上是把自己收集到的八卦都抖出来了啊……

……

老实说,看到结束的时候我基本已经相信洛基说的都是实话了,其中让人觉得最扯的尿壶部分,根据注释看也是真的,只是说的过分恶心了点。过两天我把注释补上来

洛基的吵骂

“埃尔德尔,

你不消朝前再走近一步,

快把你听见的话告诉我,

厅堂里衮衮诸公众神祇,

他们狂饮之时在讲什么?”


埃尔德尔说道:

厅堂里衮衮诸公众神祇,

不管是阿西尔部落众神,

还是来自地底的小精灵,

他们谈论自己兵刃锋利,

吹嘘他们打仗勇猛无比;

可是无人说你半句好话。”


洛基说道:

“放我进去,埃尔德尔,

我必须走进艾吉尔厅堂,

亲眼看看酒宴如何收场,

在宴散前我要挑起争吵,

把怨怼拌在他们蜜酒里。”


埃尔德尔说道:

“你要想走进艾吉尔厅堂,

亲眼看看酒宴怎样散场。

倘若你出恶言挑起争吵,

把众位神祇得罪和诟骂,

他们会把你脏嘴擦干净。”


洛基说道:

“埃尔德尔,

你务必放明白点少吭声,

倘若你我站在门口拌嘴,

恶语相互诟骂定会伤人,

你若是胆敢再多说一句,

我自有厉害本事收拾你。”


洛基说道:

“我走进厅堂口渴得难熬,

因为我赶长路跋涉良久,

请求阿西尔众神祇开恩,

赏给我喝一杯蜜酒甘醇。


“你们为何个个噤若寒蝉?

诸位平素一贯横行霸道,

如今装聋作哑闷声不响,

快给我酒席上腾出席位,

要不然就叫我马上滚蛋。”


布拉吉说道:

“给你腾出席位断然不行,

众神祇从不会忍气吞声,

他们宴请宾客自有分寸,

分得清何许人才能入席。


洛基说道:

“难道你已经忘了不成,奥丁?

记得在远古洪荒的时候,

你我歃血为盟结成兄弟,

你说有酒务须两人共饮,

不然你决不背后单独饮。”


奥丁说道:

“如此说来维达你快站起,

给恶狼的父亲腾出席位,

请他共享我们佳馔美酒,

洛基你若肚里有气难消,

在艾吉尔厅堂借酒浇浇。”


“阿西尔众神祇,

我为你们干了这一觞。

阿西尔女神祇,

我也为你们干了这一觞。

诸位道貌岸然的神祇们,

我们大家都来干这一觞。

唯独坐在长凳最远处的,

布拉吉却不配干这一觞。”


布拉吉说道:

“骏马和利剑我都可送你,

布拉吉再补偿你枚戒指,

你莫再怨恨阿西尔神祇,

免得激怒他们对你发泄。”


洛基说道:

“骏马和戒指你都保不住,

布拉吉你只是个软骨头。

在众神祇和小精灵中间,

就数你最胆小害怕打仗,

一见射箭就畏缩往后退。”


布拉吉说道:

“在艾吉尔厅堂高谈阔论,

还是在战场上冲锋陷阵,

我都是内行从来不曾输。

我明白若要消我胸中气,

除非我双手捧起你首级,

这才是给你谎言的回敬。


洛基说道:

“你向来都是嘴硬骨头酥,

高谈阔论时你貌似英雄,

却哪敢动刀舞枪真拼命。

你气势汹汹举起了兵刃,

可是面前敌手嗤之以鼻,

他知道你马上会转身逃。”


伊敦恩说道:

“我求你千万克制,布拉吉,

为了我们的孩子和至亲,

你何必同洛基一般见识,

在艾吉尔厅堂争来吵去。”


洛基说道:

“赶快闭上你嘴巴,伊敦恩,

我可以在大庭广众宣布:

你是个淫荡成性的骚货,

见了男人就再按捺不住,

你伸出白净的弯弯玉臂,

勾住杀掉你兄弟的仇人。”


伊敦恩说道:

“我又没有将你洛基谩骂,

同你在艾吉尔厅堂吵架。

布拉吉喝得太多舌头长,

我劝他平息莫卷入是非,

我不愿见到无端起波澜,

你们两人拔刀拼掉性命。”


女神格欧费茵说道:

“你们这两个阿西尔神祇,

何必舌剑唇枪争吵不休。

洛基分明是在戏谑胡闹,

难怪所有活生生的造物

都喜欢同火神待在一起。”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巴,格欧菲茵,

你的芳心如何被人勾引,

说起来下贱得叫人发噱。

哪个小白脸赠你串珠宝,

你便同他缱绻情意绵绵。”


奥丁说道:

“洛基,

你怎能血口喷人胡乱说,

莫非失掉理智真发了疯。

你竟敢同格欧费茵作对,

个中厉害自己要细思忖。

须知她通晓过去和未来,

能测算命运有如我自己。”


洛基说道:

“赶快闭上你的嘴巴,奥丁,

你首鼠两端总迟疑不定,

做出事情毫不光明正大,

明知对手胆怯不敢恋战,

却偏要手下人枉送性命,

因为你把胜利拱手相让。”


【奥丁为挑选武士来到英灵殿,保卫神祇居住的阿斯加尔德,便故意输掉战争让门徒丧命魂归瓦尔哈拉宫】


奥丁说道:

“你说我做的事情不应该,

明知敌人胆怯不敢恋战,

却把胜利存心拱手相让,

请问八个冬天你在何处,

钻到地底同何人在鬼混?

那母马用奶汁养大孩子,

你到处淫狎天理岂能容?”


洛基说道:

“还有一回在舍姆塞地方,

你竟施展巫术蛊惑女人,

你把大鼓擂得震天价响,

活像个巫婆体面全丢尽。

你常爱乔装改扮成术士,

出远门到人类中去鬼混,

淫秽邪狎天理岂能容你。”


弗丽嘉说道:

“你们陈年老古董的旧账,

本不该众目睽睽前昭示。

阿西尔两个神祇的宿怨,

事过境迁不如尘封搁置。”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巴,弗丽嘉,

你本是费奥琴家的闺女。

生性轻佻对男人太风骚,

奥丁的弟弟威还有维利,

你都把他们揽到怀抱里。”


弗丽嘉说道,

“你切莫胡来不识相,洛基,

我有个儿子乃是巴德尔,

他就坐在艾吉尔厅堂里。

若是惹恼了阿西尔神祇,

会有一场恶斗同你厮杀,

他们决计不肯轻饶过你。”


洛基说道:

“弗丽嘉,

难道你非要我把话挑明?

将我心底里的恶毒打算,

一股脑儿通通和盘托出?

倘若我当真全都告诉你,

你休想能再见到巴德尔

骑马疾驰来到这个厅堂。”


弗蕾娅说道:

“你莫非真的昏了头,洛基,

你竟敢亲口告诉弗丽嘉

自己邪恶的打算和行动。

我相信弗丽嘉洞察秋毫,

虽则她嘴上并不曾明说。”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巴,弗蕾娅,

你表里不一我心里明白,

你岂是无疵可责的仙女。

这里阿西尔神祇和侏儒,

每个男的都是你的情人。”


给洛基跪了😂洛基口中的阿西尔神祇可真是逍遥啊😂每个女神都是每个男神的情人


弗蕾娅说道:

“你嚼舌头根尽胡说八道,

狺狺狂吠瞎编下流谣言。

阿西尔部落男女众神祇,

都对你咬牙切齿恨入骨。

你迟早被他们抽筋扒皮。”


洛基说道:

“你且住嘴,弗蕾娅,

你是个淫荡成性的女巫,

蛊惑过的男人数不胜数,

连自己哥哥亦不肯放过。

兄妹乱伦众神都在取笑,

你却若无其事佯装不知。”


尼奥尔德说道:

“女人同丈夫或情人欢好,

乃区区小事天塌不下来。

倒是有个神祇风流偷情,

生出孩子领到此地现宝,

你说岂不是叫人吃一惊。”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尼奥尔德,

你从东边被众神抓过来,

押到众神之国充当人质。

巨人希米尔的那些姑娘,

夜里个个把你充当尿壶,

哗啦啦朝着你拉屎撒尿。”


尼奥尔德说道:

“我被押送到了众神之国,

路远迢迢充当和解人质,

也只好逆来顺受多忍耐,

多亏我的儿子无人怨恨,

当上了阿西尔部落显贵。”


洛基说道:

“你且住嘴,尼奥尔德,

休要恬不知耻脸面丢尽。

这个秘密我应再三缄口,

可是我委实无法再忍耐。

那儿子是你同妹妹所生,

兄妹私通你家一脉相承。”


提尔说道:

“弗雷是个最出色的好汉,

在阿西尔宫殿他最勇敢。

他不会使少女伤心哭泣,

也从不肯招惹别人妻子。

他的心地宽厚为人慈善,

为犯人开镣铐放开禁锢。”


洛基说道:

“赶快闭上你的嘴巴,提尔,

你从来对人毫不守信用,

虽则你装出诚实敦厚相。

我要说一说你那只右手,

被芬里尔一口咬成两截,

便是你不守信用的见证。”


提尔说道:

“我虽则失掉了一只右手,

你却失掉了出名的恶狼。

我们两人都遭受了不幸,

恶狼的日子亦未必好过。

它被铁链紧紧捆绑成团,

只好眼睁睁等候末日到。”


洛基说道:

“你且住嘴,提尔,

我不妨说说你的好妻子。

她与我偷情生出了儿子,

你却什么补偿都未捞到,

既未到手鳗鱼更无钱财。

你这个笨蛋真太死心眼!”


弗雷说道:

“我瞧见那头狼趴在河口,

沉重铁链周身全都捆住。

直到末日来临众神毁灭,

它方可挣断枷锁再作恶。

你最好闭上嘴巴莫胡说,

不然也给你套上副枷锁。

让你害人不成反害自己,

为非作歹到头来受折磨。”


洛基说道:

“你为吉米尔女儿相思苦,

梦牵魂绕终于弄到了手。

用尽黄金重聘她才允婚,

你把魔剑也赔上给了她。

末日来临众神祇都拼命,

你却赤手空拳岂能迎敌。

你这个可怜虫受人愚弄。”


比格维尔说道:

“我若弗雷的高贵出身,

再有他那样的显赫地位,

我非要把可恶的老乌鸦,

磨成齑粉比骨髓还要细,

我要敲断他的每条腿脚,

让他终生只能跛瘸爬行。”


洛基说道:

“我眼前的小崽子是何人?

摆尾摇头一心急于讨功,

总是为在弗雷耳朵边转,

还躲在磨盘下嘁嘁喳喳。”


比格维尔说道:

“我的名字叫做比格微尔,

众神祇和人类都称赞我,

夸我手脚勤快干事利索。

我自豪跟主人来享盛宴,

同奥丁的亲朋一起上席。”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巴,比格维尔,

你从不肯同人分享吃食,

剩饭残羹你单独抢到手。

一旦主人拔刀拼命厮杀,

你立刻躲进酒席长凳下,

钻进草堆里无人能发现。”


海姆达尔说道:

“你已经喝醉了,洛基,

所以神志不清在发酒疯,

奉劝你且闭嘴莫再多言,

须知醉酒遮脸面皮变厚,

什么难听话都说得出口。”


洛基说道:

“闭上你的嘴巴,海姆达尔,

从远古洪荒起你就劳碌,

此生疲于奔命你命真苦。

为守护众神只放哨巡逻,

还要趴在地上细听动静。

天意叫你背上沾满泥土。”


斯卡娣说道:

“你不识好歹太轻浮孟浪,

张牙舞爪日子不会久长,

在一块孤零零的礁石上,

你冷冰冰的肚皮朝天翻,

被众神祇绑住不能动弹。”


洛基说道:

“纵然我落入众神祇手中,

被绑在孤零零的礁石上,

冷冰冰的肚皮翻转朝天。

我亦已夺到先机胜一筹,

蒂阿兹却把他的性命丢。”


斯卡娣说道:

“纵然你抢到先机占上风,

蒂阿兹被你害掉了性命。

在我的圣所和神圣领地,

都愿与人为善将你规劝。”


洛基说道,

“你的话娓娓动听真入耳,

与人为善恐怕倒也未必。

你对我讲过的情话无数,

要我陪你上床入温柔乡。

既然你我都已互相指责,

何妨把这桩私情挑明说。”


{此时,西芙走上前来给洛基的水晶酒杯斟满蜜酒,她说道:}

“洛基你先举杯干了再说,

酒杯里已斟满陈年老醇。

不管好歹你务必要承认,

我乃是阿西尔众神祇中

无疵可责的绝无仅有人。”


洛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

“倘若果真有人无疵可责,

惟你莫属最是冰清玉洁。

你对丈夫倒情深且意笃,

顾全名节不把男人勾引。

可是你白璧有瑕仅我知,

因为除了丈夫托尔之外,

你只悄悄拥有一个情人,

那便是卑劣下流的洛基。”


贝伊拉说道:

“外面山动地摇轰隆鸣响,

莫不是托尔已赶路回家,

他自会平息这一场争吵,

哪怕众神和人类气不消。”


洛基说道:

“你是仆人比格维尔妻子,

一肚皮坏水恶毒又刻薄。

阿西尔部落的女人堆里,

还没有哪个比你更下贱,

你这个人尽可夫烂婊子。”


托尔走进厅堂,说道:

“你这个狗东西,洛基,

闭上你的臭嘴休再饶舌。

我自有魔锤米奥尔尼尔,

神力万钧能够砸烂一切,

它会叫你永远开不得口。

你双肩扛的那颗石脑袋,

我把它从颈脖上砸下来,

你的性命也就呜呼哀哉。”


洛基说道:

“大地的儿子托尔回来了!

你怒气冲天为点啥事情?

既然你气吞山河壮过牛,

为何不敢去和恶狼搏斗?

眼睁睁看它把奥丁吞掉。”


托尔说道:

“闭上你的臭嘴休得多言,

你这个混帐东西,洛基。

我举起魔锤米奥尔尼尔,

管叫你永世不会再开口。

我把你扔在东征半路上,

今后再没有人见得到你。”


洛基说道:

“你休要在我面前夸自己,

东征之行你没有牛可吹。

钻进人家手套大拇指里,

缩成一团浑身直打哆嗦,

这副窝囊相哪像个英雄?

你真可笑,托尔!”


托儿说道:

“住嘴,你这个混蛋!

我举起魔锤米奥尔尼尔,

管叫你永世不会再开口。

我曾用右手砸杀过巨人,

伦格尼尔在我手下丧命。

如今再用右手高举魔锤,

把你周身骨头砸成齑粉。”


洛基说道:

“我本想活得长生不老,

未料到你用锤子恫吓我。

你以为巨人米雷尔存心,

把背带用坚韧皮带扎紧,

却不看他的食物袋开着。

你一路上没有东西果腹,

未被人打伤却几乎饿死。”


托尔说道:

“住嘴,你这个混蛋,

我举起魔锤米奥尔尼尔,

管叫你永世不会再开口。

杀死过伦格尼尔的英雄,

如今要把你打发进地狱,

那就在死尸之门的底下。”


洛基说道:

“面对阿西尔神祇和子孙,

我要把心里话对他们讲。

讲给他们听才乐趣无穷,

我兴致勃勃越讲越有劲。

可惜你这个人大煞风景,

我只得退避三舍先出去,

因为我知道你不说空话,

憨头憨脑说打就动真格。”


“我有话对你讲,艾吉尔,

你费尽心思卖力巧安排,

将酒宴操持得花团锦簇。

可怜你不会再有此荣幸,

你的厅堂和所有的财产,

火巨人来光顾不留情面,

烈焰上下一舔全烧精光。

但愿你被烧得焦头烂额,

哭爹喊娘也是枉然徒劳。”


看完虫2


想说三句话




好像有一句话局惊诶喔喔喔喔喔




看到“涂鸦”他扭过头,一件战衣也不想带只想远走高飞,看到怀念视频他关掉了整个娱乐软件,得到了眼镜他像收到了烫手山芋一样……


人伤心起来,只想远离和“他”有关的一切




他放着音乐造战衣






等等再加一句:心疼弗瑞233






………我应该没有剧透吧?






还有一个想法是有剧透的


……不过是关于彩蛋的剧透


……要紧吗


……不过看到这儿的人应该都是不怕剧透了的吧




——防意外


#


#


#


#


#


#


复仇者联盟里大多数人都是身份公开的(不像正义联盟),只有小虫严防死守


………啊,结果现在…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233333

《好兆头》就要开播啦!

给大家安利《好兆头》啊!!

别看它的名字那么中式乡土气,这可是一本超级超级好看的书。

里面有恶魔、天使、死神、难言之隐、你使劲拍一下都不能正常工作的东西还有小孩子等等一切能带来世界末日的东西!

看厌了美剧里的恶魔天使用肉搏打架?在《好兆头》里你将(如果你幸运的话)看到物理圣剑!(或者类似于此的不可言说的东西…)

这本超级超级好看的书被翻拍成电视剧啦!(虽然我还不知道它好不好看…)

(看在它明天就要开播的份上)让我们放下所有忧虑!

所有等在电影院门口的朋友,等候在电视机前面的朋友!(虽然在中国的都看不到…)世界上的某些地方的人们明天就能看见好兆头啦!

(如果我不可言说的计划顺利的话)也许我也能看到!(希望渺茫……)

(无论如何……)明天好兆头就上映了啊啊啊啊!

欢迎大家(努力尝试)去看(《好兆头》的书…)!!!!!!!!!

32 嬉戏


洛基!你完了!快逃吧!逃的远远的!逃的更远……用上你的神行鞋,跑到阿萨神族追不上的地方— —




怎么啦?




怎么啦!你难道还不知道你犯了些什么事?




我酒后失言,多说了几句。他们不给我点惩罚是放不下这遭的,就等他们来吧;若他们没能捉到我,这一局就是我赢了。




洛基!快逃吧!阿萨神族火冒万丈,这次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这一局就是永远的胜负!




不会的,巴德尔死了他们没找我也没找霍德尔的麻烦,现在我只不是说出了点大家都知道的事……




你完了!快逃吧!求你快逃吧!逃的远远的!逃过复仇的黄昏。




那也不必,没人找得到我;就算找得到我,也没人抓得住我。我变的马匹能骗过神骏,我变的老妪能蒙蔽神灵,我变的鲑鱼能遨游四海,连我自己也逮不住。嗯……让我想想该怎么逮住自己……


31 怪物一家

掳走她吧,我的敌族

我不在乎你们对她做什么

带走这群怪物

他们的母亲用沉默说道


她和父亲对视一眼。

他把手臂伸进狼口。

他沉默环绕住世界。

他们共同守望尽头。


我回答不了你的问题

我只知道家人是彼此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