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盐

因为平权主义所以理论上站无差,但实际操作的时候……………………………………
可逆可拆的杂食党,目前还没有最喜欢的cp

评论或可激活写作花絮,评论或可激活话痨模式,评论或可激活作者私戳
剩下的都是参与奖,奖品名字叫作者的感谢
(虽然可能是会是你们不喜欢的花絮……………

温馨提示:你关注了一个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新发的文藏起来的博主

拥挤的庄园

韦斯利视角:
瑞雯背叛了我。
也许我在发现她是个骗子的那刻就应该料到。
但是我上次检查时,还没看到命运指示我去杀瑞雯或者艾瑞克。
也许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
查尔斯的做法只可拖延一时,要完成惩罚和复仇还只能靠我。
在能离开以前,我得捡起自己的枪法和技艺,随时做好准备……
做着规划的韦斯利被杜纳打断了。
杜纳细声细气地和他打招呼:“韦斯利,你还好吗?”
韦斯利面对善意和关注一向有些不知所措,结结巴巴地吐出两句标准回答:“我,我很好,你呢?”
从小照顾韦斯利和查尔斯的杜纳很了解他,微微一笑:“我很好,但是查尔斯不能走路了,我很伤心。”
“对不起。”韦斯利的回答还是他的条件反射,“我很抱歉。”
他分不清自己这么难受是因为查尔斯走不了路还是自己帮不上忙——他开始咬嘴唇,思量着杜纳是想责怪他什么。
“我想帮他重新站起来。我觉得……你们是如此亲密的兄弟,既然你能站起来,他一定也能。你愿意一起来帮忙吗?”
“我很抱歉。”韦斯利还是为自己的行动自如道了歉,“我愿意帮忙,但不知道要怎么做?”
“我也不知道,”杜纳的脸有点发红,“也许我们可以找弗兰肯斯坦先生问一问?”
“不行。”韦斯利果断地说——面对外人他早已不是最初那副软弱可欺的样子了,“那个人太可疑了。连我也能站起来,查尔斯肯定可以;就算不行也应该优先咨询正式的医学专家。”
他说完这一通后气势骤然畏缩下来,用目光小心地请示杜纳的意见。
温柔的杜纳先生动了动耳朵:“我也觉得弗兰肯斯坦先生有点吓人啦。你说的很有道理,韦斯利,还是和以前一样厉害。”
………他也很不擅长面对表扬。






作者有话说:什么?!星爵演员是刺客联盟里ntr了一美的那个!?…………来自脸盲的日常崩溃

推荐《好兆头》!强推!然后再看刚才我推荐的那个同人!超!还!原!笑到濒临死亡😂😂😂

复活吾爱(上)

*骨科设定预警

*角色死亡预警

*作者有病预警

*原创角色预警

*预警有病预警

*看到五个预警

*还敢进吗预警

*还少什么预警

*评论可提预警

*写着写着感觉

*预警是种警察


盖勒特,阿不思,和哈利是三兄弟。他们都是聪明人。

人一意识到自己的聪明就会去尝试看似不可能的事。这就是为什么盖勒特提出了一个赌约,看三兄弟谁能战胜死亡。

通常人们都认为,三兄弟中最聪明的是大哥盖勒特;而三弟哈利,就连温和礼貌的阿不思也承认他有时过于单纯了。

然而这次三兄弟中最先获得成果的是最小的那个,哈利——他造出了一件能躲避死亡的隐形衣。

盖勒特知道三弟蠢,但不知道他还能蠢成这样。他不可思议地说:“你就想用这样一件斗篷阻止死亡?它甚至防御不了一个魔咒!”

说实话,阿不思也觉得哈利给出的答案敷衍了些。

哈利恼了,赌气地说:“那我们就各自分开,看谁能活得更久。”

他披上了隐形衣,就此消失在两兄弟的面前。

盖勒特接下了挑战,斗志昂扬地离开了。

阿不思也开始专注在研究上。他有了几个大概的方向:一根战无不胜的魔杖击溃所有会导致死亡的危险,或者找出一种能够复生的途径,或者想办法让滞留凡间的幽灵能够重归身体。

越研究他就越觉得死亡是如此的高不可攀,越发担心起以为一件隐形衣就能阻挡死亡的哈利起来。

偶尔休息下来,他总会用现形的魔法试试哈利有没有回来看自己,是不是正躲在自己屋里准备给自己来个恶作剧。

他从来没有成功过。

哈利再没有出现过。

他出门去找过哈利,可是却找不到哈利的半点音讯。

阿不思终于开始感到恐惧。他不该任由哈利负气离开的,也不该允许天真的哈利加入这个危险的赌约。

这样的心情让他敲定了研究的方向——他准备召回亡者。

他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断绝了一切往来,全心全意地投入了研究、设计和制造。

他给预期的成果起名叫复活石。如果顺利的话,复活石能复活亡灵。

而他隐秘的期望是,如果哈利死了,他就能复活哈利,如果复活石找不到哈利,他就能不再为哈利的安危担忧,同时不耽误他赢下赌约。

他反复修改着设计,最后制造出一颗黑的发亮的结晶——魔法石。

阿不思不愧是一个聪明的男巫,他只试验了一次就成功了——哈利的亡灵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他却不觉得高兴。

他哭了。

哭得泣不成声。

“为什么?”悬浮在半空的魂体神色空茫,缓慢地问道。

阿不思急忙擦去眼泪,强颜欢笑:“哦,哈利,不用担心。你看,二哥造出了能战胜死亡的回魂石。我很快就能把你带回尘世。”

死者的世界仿佛和生者的世界隔着层层厚纱,让哈利悲伤的神色那么模糊:“我好冷。”

“我立刻……”阿不思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还在手忙脚乱中撞翻了自己的椅子。

他甚至想不出下一步该怎么做。

“我不想走。”如果能落泪,哈利此刻一定也哭了,“我想再看看你。”

“哈利,不用担心,我会带你回来的。”阿不思对自己发誓。

这个野心太过分了,也许连他至亲的兄弟也难以接受他复活亡灵的尝试。倒不是阿不思对盖勒特有这么强大的信心,相信他会觉得世界上存在什么不可触碰的禁忌;只是哈利有不同意见:“我们要躲到它们找不到我的地方。求求你了,哥哥,求求你了,他们会找到我的。”

“这里除了你以外只有盖勒特知道,很安……”

“每个人都会阻止我们的!哥哥!我会消失的!”哈利坚持着。他的思维模糊不清,唯有恐惧扑面而来。

也许死神确实会对逃离者穷追不舍。阿不思意识到如今自己对死亡的了解确实远远少于哈利,于是听从了哈利的要求,小心地藏好回魂石,带上可能需要的材料,另寻了一个隐谧之处。

不过他依然相信大哥抗拒不了挑战死神的诱惑,也不会在意世俗的意见,所以他给盖勒特留下了一个关于他们去处的线索。

为了哈利的情绪着想,他没有告诉哈利。

哈利果然没有猜到。等他搬完家,取出贴身保管的回魂石再次唤出哈利时,哈利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

“哥哥,亲爱的,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哈利小声感叹的样子很可爱,阿不思忍不住笑了,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也许哈利的建议很好,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确实会让人更安心。

更安心地走上禁忌的道路,更安心地沦陷在甜蜜的沼泽,更安心地孤注一掷,不用担心任何人的劝阻。

值不值得由他自己决定。





其实我下一篇已经写完了,之所以不发是因为…………求评论啊!!我想看到想看的评论

…为了求评论不惜剧透:这文是HE

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

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一个陌生人邀请你入住一个森然的古堡。
你从与你血脉相连的亲人身边被带走,来到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湖旁边。
湖边已经有百来个和你同龄的孩子在等候,黑夜中你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这里没有一个你认识的人。
一艘艘小船无声地滑了过来。领路人示意你们上船。
在蓬乱的长发和纠结的浓密胡须后,你只能看到一对像黑甲虫似的眼睛在头发下面闪烁。
故事从这里开始,你祈祷自己不会后悔相信了陌生人。


*这样看《哈利波特》是!不是很!像!恐!怖!小!说!的背景!
我本来想写恐怖小说版的《哈利波特》,结果一看故事梗概:这不就是原剧情吗!
注:由于海格太热情不适合做恐怖小说中的引路人所以替换掉了海格的性格
*希望我这番插科打诨可以缓解一下“恐怖”的氛围


哈利注意到邻船上一个少年在嚷嚷:“就算每个人都是坐船来的,我还是得说,这样的待遇实在太糟糕了,我一定要告诉我爸爸!”哈利多看了他几眼,发现他们的船格外颠簸,因为船上有两个小胖子都坐在同一边,其中一个还在玩水。
“你再和她招手,她会以为你想下去。”一个空灵又含糊的女声从后方响起。
玩水的小胖子和哈利一样急转过身想看是什么在说话,但是小胖子伏得太外边,这一下转身简直要把船晃翻了。铂金发色的少年反应快得惊人,紧紧扒住船沿,把他在的那边压了下去——这样一来小胖子在的那边就一翘,把小胖子翘下了水。
领路人眼疾手快地探出身把小胖子往上一提,拽回船里。几乎同一时间,一道阴影哗得冲出水面,在小胖子落水的位置一卷,然后砸回了水里。
“小心!”领路人的大嗓门轰然响起,不怒自威。
“What's that!”少年人尖叫起来,“湖里有什么?湖里有什么!她刚才上来了!”
领路人不理会他,自顾自吩咐所有人:“别摇晃船。绝对!绝对!不要掉到湖里去!”
所有人都噤了声。
哈利四处扫视,看不出刚才是谁出的声。
过一会儿那个少年又小声地抱怨起来:“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们……”
他打破了一点凝滞的气氛,人们的声音悉悉索索地又回来了,而领路人还在前头沉默地划着船。
同船的红发男孩也开始试着和同伴搭话:“刚才从湖里跳出来的是什么?你看到了吗?”
哈利“呃”了一会儿,谨慎地放低声音:“一只……手?”
“我也觉得是一只手!一只好大的手!”红发男孩既不怕猜错,也不怕引起恐慌,大大咧咧地叫出来。

拥挤的庄园

*x战警 分裂AU

詹姆斯:
维克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败类,没什么好说的。他迟早无法满足在脑内奇想,因为不给真实的世界造成些破坏和损失他就不痛快。等着看吧。假如我什么都不做,他一定毁了这儿闯出去的。
杜纳,哪怕相对变异人来说也是个怪物。怯怯诺诺,成不了什么大事;倒是很好利用,一点威逼就够了。这个贱人就等着一场畅快淋漓的胁迫好爽一把呢!
查尔斯这个哭包至今还像活在十岁。但他可不能小看,毕竟是一个从小就能幻想出长着羊头的保姆照顾自己的变态。是因为听欲神潘的传说得到的灵感吗?就不知道是他在羊头人身上爽过了,还是羊头人在他身上爽过了。
总之两个变态,天生一对。
韦斯利?他可是一个暴力狂。妄想症。以为自己能让子弹拐弯。他甚至没握过枪!我拿了多少年的枪啊?从来没听说过正常人能让子弹拐弯的。这个疯子坚持的正义血淋淋的,对他来说不嗑药不杀人的日子就平淡到让他过不下去。他每天的计划就是在纺织布上解读他要杀的下一个人名。瞧吧!他半个小时以内就会跑来拉我入伙,一起商量逃出去的计划。
你就想象一下能幻想出这么多摊活垃圾的主人格是个什么玩意儿吧。
他是个性格压抑的同性恋——对,我知道这个秘密——他还压抑出扭曲的控制欲。他最初分裂出人格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控制欲,因为没有一个活人能够忍住不从他身边逃开——他的新朋友们现在还没发现这点,不过他瞒不了多久,很快他又会变回孤家寡人,回到这里来玩过家家——因为我们永远无法逃开,就是死也得死在他身体里。
听听,多么变态啊,除了同性恋谁会希望这么多男人在他身体里?又是一个他是同性恋的辅证——他期待的能陪着他的类型甚至没一个是女的!
这群人只会不断把身边的正常人推开,简直都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想和我争自由?
只要这些人都崩溃,我就是唯一一个能占据这具躯体的人。
让我来掌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很难吗?
你们就看着吧……









作者有话说:试图复制我看到《污垢》开头一美主角介绍同事时的心情

分裂(下)……

……(伪)啰嗦的我当然没法三篇结束这么复杂的AU啦


压抑其他人格对欧米茄等级的精神系变种人来说不会导致什么大问题,只是其他人格都越来越暴躁而已。后来查尔斯·泽维尔灵机一动,用脑力扩宽了人格们的虚拟房间(参见他后来的儿子大群谈恋爱时的做法)。
于是人格们就不吵了。
其中最乐得不出去面对现实的查尔斯主动担下了“修房子”的活儿。
(凯文之家啊啊啊好好玩好可爱~)
查尔斯·泽维尔锁上了大门,就再也没回来,专注于x学院的事物了。
查尔斯在修房子的过程中发现了新生人格(我想我可能需要再看几部一美演的电影。如果找不到更合适的角色,这个新生人格就确定为强尼·马丁(真爱之吻)了)

我好像走到了某个最混乱最让我兴奋最能让我动笔的剧情点
虽然每次看一美的电影都会觉得“妈诶你都在接些什么角色啊”,不过用了分裂AU的话……还是会觉得变态稀缺呢

  哈利在思考。然后他慢慢地说:“镜子使我们看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不管我们想要什么..” 

  “也对,也不对,”邓布利多轻轻她说,“它使我们看到的只是我们内心深处最追切、最强烈的渴望。



哈利波特里的这段原文,已经有无数人贴上了无数次了,我知道;
但是同一部里邓布利多的另一段话,似乎还没人贴上来过,是邓布利多解释他们为什么决定销毁魔法石时说的:


“这两样东西是人类最想要的—— 问题是,人类偏偏就喜欢选择对他们最没有好处的东西。”



附上前后文:


有了它,不论你想拥有多少财富、获得多长寿命,都可以如愿以偿!这两样东西是人类最想要的—— 问题是,人类偏偏就喜欢选择对他们最没有好处的东西。” 

  哈利躺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邓布利多愉快地哼着小曲,笑眯眯地看着天花板。 




这才是完整的刀,谢谢

*赶在神动2上映前发的第十弹


以前我看到你时,心里总是小鹿乱撞。



现在小鹿撞死了。





遇见的少年太惊艳,总鼓不起勇气说再见




纵然年少时遇到的少年太惊艳……


该踢开的渣还是得踢


陈年老醋,愈酿愈……

*赶在神动2上映前发的第九弹
*我总有一天会记错数字

“为什么你对那个小子这么了解?”他突然费解地说,眉头紧紧地蹙起像遇上了什么百年难遇的迷,“还这么坚信他会再一次对波特小子亲自下手——而且还猜对了!”
“你够了吧?”阿不思·邓布利多无奈地说,“这都过了多久了……”
“才没过多久,根本就是在昨天!”
“我说以前。你也是这样。‘邓布利多凭什么这么喜欢你?’我都听说了……”
盖勒特·格林德沃气呼呼地说:“斯卡曼德告密!我就知道他……”
“告密?”阿不思翻了个小小的白眼,“这还叫告密?你这么对待我的学生……”
他们絮絮叨叨地吵了起来。



感谢神1提供的梗
赶在神2前发出来
附gg质疑ad对lv过于了解的原著依据蹭字数(wu

  “可悲啊,他始终一知半解,哈利!伏地魔对于他不看重的东西,从不花功夫去理解。关于家养小精灵和童话传说,关于爱、忠诚和单纯,伏地魔一无所知。一无所知。其实它们都具有一种比他更加强大的力量,一种超越任何魔法的力量,但他始终没有领会这个事实。”

  “他取了你的血,相信这会使他变得强大。他摄取了一小部分你母亲为你而死时留下的符咒。他的身体使你母亲的牺牲护符不会消亡,只要那个符咒还存在,你就不会死,伏地魔对自己的最后一线希望也就不会消失。”


  “你已经知道了,伏地魔在恢复人形时,无意中使你们之间的联系增加了一倍。当时,他灵魂的一部分仍然附着在你身上,而他为了增强自己的力量,又将你母亲牺牲护符的一部分摄入了他的体内。他如果明白那种牺牲护符的可怕力量,也许就不敢触碰你的鲜血……不过呢,他要能够明白这点,就不可能是伏地魔了,也就不会去杀人了。”

  “伏地魔加强了这种双重联系,把你俩的命运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比历史上任何两个巫师间的联系都要紧密,然后他用一根与你的魔杖同芯的魔杖来攻击你。于是,我们都知道,非常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两根魔杖芯的反应出乎伏地魔的预料,他根本不知道你的杖芯跟他的是孪生的。”

  “那天夜里,他比你更害怕,哈利。你已经承认、甚至欣然接受了死亡的可能,这是伏地魔怎么也做不到的。



 “伏地魔始终不知道圣器吗?”

  “我认为是的,因为他没有认出复活石,而是把它变成了一个魂器。不过,即使他知道它们,哈利,除了第一件,他恐怕对别的都不感兴趣。他会认为自己不需要隐形衣,至于复活石,他想唤回哪位死者呢?他惧怕死者。他不懂得爱。”

  “那你料到他会寻找那根魔杖?”

  “自从你的魔杖在小汉格顿的墓地里击败了伏地魔的,我就相信他会这么做。起初,他担心你是凭着出色的技艺征服了他。后来他绑架了奥利凡德,发现了孪生杖芯的存在。他以为这就说明了一切。可是,借来的魔杖依然不是你的对手!伏地魔没有问问自己,你身上有什么素质使你的魔杖变得这么强大,你具备什么他所没有的天赋,而是想当然地去找那根魔杖,那根传说中打败天下无敌手的魔杖。他被老魔杖所困扰,如同他被你所困扰一样。他相信老魔杖会消除他最后的弱点,使他变得真正不可战胜。可怜的西弗勒斯……”




“盖勒特,我真好奇,等我们再在这里呆上一百年,你还要吃起谁的醋,还剩得下谁的醋你没吃过。”
“哼,一百年后那个波特小子也快下来了,到时候有的是……醋我得吃了……”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声音不情不愿地低了下去。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
adlv势单力薄
如果我打上adlv的tag很可能没人会有闲心骂我
私心上很想打adlv的tag,给adlv增加一点(假的)参与度
不过真打了可能有欺负人的嫌疑?

gg和ad到底亲亲了没— —一个有着有趣名字的无聊讨论帖

*赶在神动2上映前发的第八弹

*预告总是不准真是抱歉,不过反正也没人理我


gg和ad的关系在我看来是薛定谔的猫,可能保持在友谊(ad是同性恋+和gg是挚友可以不等于对gg有爱情),或者有过爱情。

由于罗琳的场外解释,天平从来是向爱情倾斜的。但私以为天平并没有一边倒,那猫也可能是死的(也许和我认为暗恋不能算初恋,或倾慕还称不上爱情有关(划掉

所以我推演故事时可以将ggad的关系完全处理成友谊,不仅是为剧情而设定而是我觉得当年是这个状态也很合理(我也有一个同性朋友,我很钦慕ta,会为了ta头脑发热甚至出丑,但是爱情?emmmm…我不这么认为

而《神奇动物在哪里》里,罗琳要把这只猫拎出来了。





结合《神奇动物在哪里1》里的那种暧昧,和ggad恋人未满的状态……

所以结论是……这是一个“由于过于热衷于调戏而没能确立名分的惨痛教训😂😂😂



显然,打下上述文字时,我还没被预告片轰炸过😂

但我还是对ggad友情说念念不忘

首先暗恋算初恋吗?ad会主动表白吗?

如果你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那一定也认为他俩大概率没谈过恋爱咯?

看在我赶在神动2上映前把这个发出来的份上,求不提sensual,咱两个月后再说(


然后,ad对gg有没有可能不是爱情呢?

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参杂了大量个人经历,可能会导致判断比较主观:

我和一个朋友非常相像,像到几乎让我想称之为灵魂伴侣的人。

但这种相像引发了一种恐惧:我担心我们的下一次对话,甚至两人中某人的下一句话,就会开始暴露我们不同的地方了。

我和那个人当然不是完全相同,实际上有点镜像的意思,虽然我们思维常常能相契,但最后出来的喜好……大概就像主攻和主受那么遥远吧。

不过当然,我没有ad或者gg那样优秀,而且也不是很自信的人,所以可能不能拿来对比,我只是想说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不仅是这个朋友,还有不想失去这个完美的镜像,无论是以哪种方式失去——几乎类似爱情了。

可是,恕我直言,我完全无法想象和那个人谈恋爱的样子。ta可以从我这里拿去很多很多,两肋插刀也不成问题(或许吧这个验证起来太难了),但是一起过日子?不不不,受不了,再见吧。



有这种感情经验做基础,我相信ad和gg间可能会有爱情,但要想象他们间没有爱情——哪怕他们已经镜像相同到如此地步了依然不是爱情——也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