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盐

因为平权主义所以理论上站无差,但实际操作的时候……………………………………
可逆可拆的杂食党,目前还没有最喜欢的cp

评论或可激活写作花絮,评论或可激活话痨模式,评论或可激活作者私戳
剩下的都是参与奖,奖品名字叫作者的感谢
(虽然可能是会是你们不喜欢的花絮……………

温馨提示:你关注了一个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新发的文藏起来的博主

少一份洁癖,多一分和谐。

番外五 我失去了你

“试试这个怎么样?”
特别的气味让阿不思立刻认出了它
“迷情剂?”阿不思怀疑地说,“你一向那么无聊?”
“不不,帕西,是你的工作让我无聊已极,我理应在你这儿找点乐趣。”
“并不是我请求你抢走我的工作,”阿不思冷淡地顶了一句回去,然后问,“喝了我会爱上谁?你?”
“我当然不会让你扑进我怀里乞求另一个名字。”
“你是一个男人,这太恶心了。”阿不思故意表现出了应有的态度。
不出所料,格林德沃有点生气了:“喝了你就不会这么想了,我保证这是你见识过的最好的迷情剂,”他没有握住魔杖,但却把手留在随时能拿到它的位置,“你会喝下的。别让事情太难看。”
阿不思识相地接过杯子。
他注视着其中纯净的液体,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了最后一层保险栓:“喝下它后,我的选择不再出自本愿。我信任你,别让我无法接受的事发生。”
格林德沃的承诺就像放屁,所以阿不思根本没等他的回答,一口气干掉了魔药。
格林德沃耐心地等了好一会儿,然而连阿不思也感到惊讶的是,他没有一点儿反应。
“帕西,是你的大脑封闭术完美到能抵抗迷情剂,还是你早已爱上了我?”
他们都以为这就是结束,然而半夜里,阿不思忽然开始在睡梦中低泣。
早上盖勒特再来时,就看见他的囚徒努力地扑向他。
“盖尔,我想念你……盖尔……我想念你……我想念你……盖尔……”阿不思哀求他,“过来,求你,让我碰碰你……盖尔……”
盖勒特惊喜地走近,阿不思更疯狂了:“松开我!让我碰碰你!我好想你!”
盖勒特停在阿不思— —他眼中的帕西瓦尔— —恰巧碰不到的地方,敏锐地发现他的囚犯已经被手铐磨破了皮— —这在他们间的关系缓和后很久没有发生了。
“可怜的小男孩……力松劲泄。”
失去力气后帕西瓦尔似乎也失去了斗志,只摊在床上喃喃着些“我想念你”的话。
“我真惊讶,你中了迷情剂的反应也和大多数人都不同,还是我偶尔做出了个延时起效的?我还是去帮你拿解药吧,不然你真得生我气了。”
看到盖勒特转身要走,阿不思叫喊起来:“不要走!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盖勒特被他的突然爆发吓了一跳,但心中清楚这只是迷情剂的功效,格雷夫斯自己的神智已经被完全压制了,就算现在自己说真的不给他拿解药了也威胁不到他。
不过这让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他诱哄迷情剂的俘虏:“你告诉我魔法国会里我探知不到的机密,我就留下来陪你,怎么样?”
阿不思对他的话没有半点反应,只一心哀求他:“盖尔,至少你别走……留下来陪陪我……求你了……”
盖勒特失望地摇摇头。
“你对爱情真是没有一点奉献精神。”盖勒特轻巧地说,“当然啦,迷情剂制造出的不是真正的爱情。迷情剂也就这点能耐了。”他轻蔑地说。
爱上盖勒特果然没法增加格雷夫斯的价值,虽然盖勒特对此也没抱什么指望。
盖勒特又一次向门外走去,逐渐恢复力气的阿不思反应更加激烈:“不要走!算我求你了!你答应过我的!盖勒特!你站住!”
盖勒特关上门,关上帕西瓦尔·格雷夫斯声嘶力竭的大喊。

这刀子捅得我自己都心痛……也许我是在为ooc心痛?
话说回来miss这个梗已经用烂了吧……又用了一次真是抱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