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盐

因为平权主义所以理论上站无差,但实际操作的时候……………………………………
可逆可拆的杂食党,目前还没有最喜欢的cp

评论或可激活写作花絮,评论或可激活话痨模式,评论或可激活作者私戳
剩下的都是参与奖,奖品名字叫作者的感谢
(虽然可能是会是你们不喜欢的花絮……………

温馨提示:你关注了一个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新发的文藏起来的博主

少一份洁癖,多一分和谐。

番外七 捉奸


在使用属于他的囚犯前,格林德沃忽然看见了床上一根赤褐色的长发。
“这是什么!”
帕西瓦尔僵着脸,和他一起瞪着那根长发。
震惊之余,格林德沃做了一件很久没做的事— —他对帕西瓦尔用了摄魂取念。
在他看到私密的画面前,帕西瓦尔第一次成功地把格林德沃赶出了脑子。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那一瞬间,格林德沃已经知道了他们不希望他知道的事。
不等他回过神来,囚室里就响起了第三个人的声音。
“我希望你别在我面前再杀一个人。”阿不思把枕头丢在脚边,平静地说。
格林德沃不肯回头,愣愣地把魔杖对着帕西瓦尔。
“或者你可以让格雷夫斯先生先睡一会儿。”囚室里唯一从容的那个人提议。
在帕西瓦尔震惊的目光中,格林德沃听从了建议。
但是他还是没有回头看阿不思。
说真的,阿不思想,这个惊吓大概太大了点,哪怕是对格林德沃来说。
格林德沃大可以对他的囚犯高谈阔论,却对这个时期的阿不思·邓布利多无话可说— —如果他们之间还能说些什么的话,就不会几十年各自天涯了。
这么说来格林德沃还没有无耻到极致。
阿不思还算欣慰地得出这个结论后,决定帮他摆脱尴尬的迷茫— —其实是为了让他的注意力离开帕西瓦尔,毕竟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对他还是多少影响力。
阿不思绕到格林德沃面前,堪称厚颜无耻地说:“不请老朋友喝一杯吗?”
格林德沃展现了他出色的魔法,在阿不思出现在他面前前的一瞬间理好了他凌乱的衣襟,又在看见阿不思以后迅速反应过来,恢复了自己的相貌。
等他终于想起来举起魔杖质疑阿不思的身份,他已经把自己收拾得妥妥贴贴了:“你是谁?”
“阿不思·邓布利多。”
“不可能!几天前报纸还在采访你!”
“是吗?”阿不思若有所思地说,“那这个世界上大概有两个阿不思·邓布利多吧!”
阿不思的实话总是没什么人肯信的,但格林德沃显然不在这些人中。
他连珠炮似的又抛出一串问题:“你是怎么出现的?你的魔杖呢?抵抗了我的摄魂取念的人都是你?”
阿不思耐心地一一回答:“我因为你的存在而出现。既然有两个我,魔杖大概在另一个人手里吧。是的,这是我能想出的最好办法了。”
格林德沃总算缓过神:“你和帕……格雷夫斯什么关系?”
“条件所限,我恐怕那就像你和他的关系一样。”
格林德沃悲愤地看了他好一会儿。
“你想保护格雷夫斯?为什么!你根本不认识他!”
“也许是因为有人想伤害他。”阿不思冷淡地说,“至于我为什么要保护不认识的人,在前几天我也稍有提及。而且帕西瓦尔已经向我证实了他值得。”
格林德沃不住的摇头:“我知道我们之间有点分歧,别为了这样的小争执,抛弃了你自己。我知道真实的你是怎样的……”
“这样的‘小争执’!”阿不思抬高声音,凌厉地看着他,“也让你抛弃了我!”
阿不思的话给了他极大的误解。
他神色一松:“太好了,这么说我们间……”
“是绝不可能的。”那一瞬间阿不思忘记了帕西瓦尔的性命还仰仗他安抚格林德沃的能力,气急败坏地说。
格林德沃沉下脸。
“为什么?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道歉……
“如果我需要。”阿不思重复了一遍,冷冷地说,“不,我不需要,我们没有人需要你的道歉。我没想到这个时候的你还如此天真。你应该知道,我们间的分歧已经不是语言可以争论出结果的了。只有现实可以给我们答案,然而我们依然会从中得出不同的答案。”


写不下去了。根本没法写捉奸嘛!因为根本不知道这是谁在捉谁的奸啊2333
都怪gg搞事情,锅全堆他身上
其实正文里ad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假如gg知道了他的存在,房间里最接近死亡的那个就是pg了。
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要怎么样让pg脱离死亡【哭】感觉ad不管怎样“勾引”gg他都不会忘了灭pg的口…………
虽然剧情尴尬,但是这个脑洞还是很搞笑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