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盐

因为平权主义所以理论上站无差,但实际操作的时候……………………………………
可逆可拆的杂食党,目前还没有最喜欢的cp

评论或可激活写作花絮,评论或可激活话痨模式,评论或可激活作者私戳
剩下的都是参与奖,奖品名字叫作者的感谢
(虽然可能是会是你们不喜欢的花絮……………

温馨提示:你关注了一个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新发的文藏起来的博主

少一份洁癖,多一分和谐。

*请想到什么就回复我什么吧,任何话我都不会觉得不合时宜的。

是个不在乎“ky”的粗神经。

简而言之,求评论!!!!!!


说吧,我想听

我终于想明白为什么始终用不上邓布利多眨眼睛的经典动作了………因为没有像哈利一样让邓布利多宠溺的角色

始终找不到这样一个角色…………

就算是年轻的盖勒特也不行,邓布利多对他是纵容,不是宠溺;而其他的要么太高冷,要么放不开………

糟糕!糟糕至极!恐惧!这样下去,我脑洞要开成adcre了!!!怎么办?感觉自己真的要走进去了!真的要跳进去了!!!!


………………我的脑洞开始稳定地成长,已经没有人可以拯救我了………………



我一开始想让阿布思邓布利多扮成纽特的样子,这样他和格林德沃就在谁也不知道对方是对方的情况下交锋(好像有点绕),但我实在找不到邓布利多这样做的理由。

然后我想到让邓布利多代替纽特去美国。一开始想到代替他来找蒲绒绒,作为生日礼物什么的;然后觉得太牵强,无论纽特多么脱不开身,如果邓布利多会为纽特这么做的话,那格林德沃真的是很有理由吃醋了2333然后我突然意识到纽特来美国确实是有正事的:放生雷鸟;假如纽特受了重伤,而这时他又要放生雷鸟,于是向邓布利多请求帮助,他不一定是想让邓布利多亲自来,只是觉得他会有办法,而邓布利多决定亲自来。邓布利多以为格林德沃在欧洲猖獗,没有风声表明或预见格林德沃会去美国;邓布利多获奖啊,开会啊,肯定是要离开英国的,所以说明邓布利多是有可能离开英国,而不是非要待在英国发霉的。

当邓布利多去美国的可能性存在后,我的脑洞有了根基,就不可抑制地成长起来了2333

开始害怕自己233

纽特在追寻神奇动物的时候受了重伤,他本来计划去放生雷鸟,但现在短期内无法成行。他非常担心雷鸟,因为它需要自由,不然它的生命会有危险。他没有相熟的朋友可以拜托,又不想麻烦哥哥,就写信向邓布利多教授求助,希望他介绍一个能hold住雷鸟,又不会伤害它的人护送它去美国。

邓布利多来探望过纽特后,决定亲自替他去美国。而且最终决定带走他的箱子,因为纽特需要安静养伤。在纽特速成班学习了神奇动物的基本照料方法后,邓布利多踏上了旅程。

中间的剧情都可以商榷,重要的是邓布利多在大街上遇到了第二塞勒姆的玛丽·露·拜尔本的激情演讲。好奇宝宝·闲的发慌·邓布利多乐呵呵地接下传单,试图了解他们。

他的衣服制裁优良,看上去是个上等人,于是玛丽都很乐意让他了解更多,希望可以利用他的影响力。当邓布利多发现玛丽的孩子们在遭遇什么时,他决定在这里再停留一段时间。

因为格林德沃没有看出cre,连这里有默然者都不知道的邓布利多,更加没有辨认出cre,但他以为克雷登斯是个哑炮。

“我?我是英国的一位教授,来美国旅游。”

他发现孩子身上的伤后:“以一个教授的身份,我得说,这可不是教导孩子的最好方式。”

玛丽当然不欢迎对她的质疑,但是看在

“我对您所说的很感兴趣,我们可以更详细的聊聊吗

的份上忍受了一下,只争辩了两句

然后邓布利多跟她独处,用了混淆咒、欢欣咒等“无伤大雅”的小魔咒。她开始喜欢上邓布利多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在发现和他独处前后玛丽的变化后,克雷登斯找上他,激动、愤怒、又害怕地问他是不是巫师,说“你不该这么做!”

邓布利多很惊讶他竟然认识真的巫师,但是克雷登斯什么也不肯说,而且开始躲他。

邓布利多默默地帮助他们,拿走他们的一部分传单宣称替他们发什么的。

他走在大街上,先问了莫德斯提·拜尔本;小姑娘表示发不掉的她就丢掉(发得掉她也丢掉)——他意识到这里问不出普遍情况。(克雷登斯一直站在马路对面看着他们。)

邓布利多走向他,假装昨天什么都没发生,问了他的情况。邓布利多问他平时能发掉多少,然后抽走他平时能发掉的一半,眨眨眼睛说,他只要发到平时发剩下的量就可以回家了。

这时格林德沃通过克雷登斯知道了邓布利多的存在。但他不想立刻放弃默默然,而且他还有格雷夫斯身份的伪装。

邓布利多陪他们去见了肖。

他虽然不知道克雷登斯是默然者,但他还是安抚安慰了克雷登斯。

克雷登斯暴走后,没有消息来源的邓布利多迟来一步,但在地铁站依然快速安抚了克雷登斯。

格林德沃以格雷夫斯的立场和他吵架。

你必须把它交给我,邓布利多先生,你无法预料它有多危险!

克雷登斯不危险!你们没有权利剥夺他的自由甚至生命。今后由我来照拂他,我保证他不会威胁到任何人。我以我的名誉担保!

邓布利多先生,你站在美国的土地上,必须遵守美国国会的法律!

我碰巧确实知道美国法律是一副什么样子——如果美国国会无法容纳克雷登斯,我就带他去英国。我保证你们会彻彻底底的摆脱他。要知道,它的存在本就是你们的过失。

格雷夫斯突然平静下来

邓布利多先生,你应该明白,英国也无法接受它的存在。

邓布利多毅然决然地说:“那我会带他离开英国。我会带他去没有任何魔法部的地方。这个世界不是由目光狭隘的巫师组成的,我总能找到他的位置。”

格林德沃放弃了“属于邓布利多的默然者”。

邓布利多运用自己的影响力离开了美国。英国果然无法接受默然者的存在。邓布利多辞去了教授的职务,带着克雷登斯离开了英国。

(我是按照正确的逻辑,让脑洞自然生长成这样的……结果不当心让邓布利多丢了工作……………我真的担心过这样下去邓布利多要错过汤姆了233结果算了算还有11年,应该赶得上吧)

然后是纯洁而漫长的养成。我会考虑写两个版本,一个是柏拉图,也许止于师生;一个是由cre开启的污旅。

“克雷登斯,你知道吗?你是个奇迹,我不是说你的力量,你是第一个活过,岁的默然者,我希望你成为第一个活过100岁的默然者。”邓布利多愉快得笑道,“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n年后 克雷登斯的情绪魔力都已经非常稳定,邓布利多带着他回英国。

他们都相信克雷登斯已经做好了准备融入社会。邓布利多任由魔法部检查他。“不用担心克雷登斯,如果他们不愿接受,我们就继续离开英国。”

检验合格了。

邓布利多又赢得一项成就:第一个治愈默然者的人

后来,克雷顿斯就跟着邓布利多呆在霍格沃兹。

学生们私下称他为邓布利多的默然者,邓布利多的小cre(我觉得格林德沃真的可以去开醋厂了23333

我不知道和克雷登斯在外面浪了好多年的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决斗哪个会赢。

我倾向于是邓布利多,邓布利多没有那么多学生要烦心,可以有更多时间做实验做研究。

顺便一提,格雷夫斯是格林德沃的事情暴露后,邓布利多非常懊恼愧疚。我在考虑要不要让他回美国亲自道歉,不过更重要的是带克雷登斯见见真正的部长。不过也难说,具体写的时候再具体看吧。

……………………首先我得把adpg干掉

不过话说回来,我的判断可真是准确,光是大纲,ad就成功地向cre眨眼了233

过了一会儿,我的脑洞又开始成长了:

邓布利多去孤儿院接汤姆会不会带上克雷登斯呢?

如果带上了,我暂时想不出好的剧情,毕竟不管是回顾自己过去的悲惨经历还是表达同情,还是如何,汤姆应该都不会高兴。但是只要克雷登斯不要多嘴多舌,汤姆应该不会对他有格外的恶感。而在霍格沃兹,由于克雷顿斯始终温和温顺的表现,由于克雷登斯和邓布利多不同,对他没有任何特别的关注或怀疑,而是像大多数与学生一样,看上去很容易被他操纵。

(我觉得就算是邓布利多也没有可能把已经?岁的克雷登斯养的活泼开朗,性格外向。)

克雷顿斯最常表现出来的就是畏缩、畏惧,平常走着走着就开始驼背,自己发觉了又直起来;坐着坐着就缩成一团,反应过来后才努力坐正;不管谁和他说话,克雷登斯都表现得有点受宠若惊,很惊讶的样子;在走廊里东奔西走,努力维持秩序,但是又从来不凶人,搞得手忙脚乱的样子;再加上之前说过的,一些背后的,说不清善意恶意的流言蜚语,汤姆很容易就误解了。

当然克雷登斯看上去确实就是那些走不出自己世界的小可怜。

汤姆甚至没兴趣在他们身上费心力的那种。

而由于他和邓布利多的关系,汤姆刻意接近他。

引导他发觉邓布利多对他的“虐待”,引导他认为邓布利多对他有恶意,有险恶用心,引导他相信邓布利多故意把他养成离不开邓布利多的样子——再加上克雷登斯,惊讶,诚惶诚恐,不为邓布利多辩驳的样子,有时候汤姆自己都要怀疑自己说的是不是就是真相。

但是早就被格大忽悠忽悠过的克雷登斯其实完全没相信他的话,他只是不反驳而已,回去每次都把事情原封不动地告诉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让他自己选择要不要接近汤姆

(“我想了解别人眼中的您”“汤姆眼中的恐怕代表不了普遍观点”)

可以商榷的情节有:邓布利多去警告汤姆不要太接近克雷登斯(原因或是欲擒故纵,或是真心警告,或是关心则乱情不自禁),汤姆反而因此更坚信,他找到了邓布利多的弱点——虽然那是一个愚蠢的哑炮。

总之,在克雷登斯不反驳,不承认,不接受的三不原则下,汤姆相信自己已经完全掌控了克雷登斯。

当然汤姆没把克雷登斯带离霍格沃兹,首先,邓布利多不在乎的克雷登斯就没有价值了——因为他不懂爱,所以他认为克雷登斯让邓布利多失望了,邓布利多就会舍弃他;其次,不在霍格沃兹的克雷登斯也没有什么价值,在的话还可能接应一下,或者背后捅刀什么的;最后,汤姆肯定也不可能随身携带着一个哑炮,就算养着他也不行。

后来的情节我有两种考虑,首先在汤姆来申请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时候,招招手就把克雷登斯带出了霍格沃兹,想加强一下对他的影响力什么的,确认这还是个能用的棋子。

然后克雷登斯就把毫不设防的黑魔王大人干掉了23333

当然这显然是个多少有点黑化的克雷登斯

当然,然后邓布利多也肯定会原谅他的啦

当然伏地魔没有这么容易解决,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有了魂器。

或者当时克雷登斯没有动手,但是由于伏地魔对克雷登斯毫不设防,所以克雷登斯随时都能干掉他。

根据哈利波特的故事,我们知道,从某一个时间节点开始,干掉伏地魔就不再是犯罪,而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当然,无论何时克雷登斯干掉伏地魔,伏地魔的魂器都依然存在。所以我们丝毫不用担心后面的剧情没有波澜。

感谢切片魔王,哈利路亚!

………

静待脑洞再次生长。

还有最后的日常生活中,可以有丽塔之类的人,开始针对克雷登斯攻击邓布利多。然后克雷登斯就会很愧疚。

邓布利多当然是不在意的。

但是克雷登斯当然是很在意的。

然后根据他们的情感关系就会触发不同结局:克雷登斯搬出去独立,顺便找个工作→_→然后这就是篇克雷登斯独立史;邓布利多坚决压下了他的愧疚,引导他不去关心不去在意别人的评价→_→可能性又变得丰富起来,反正是进一步养成呗;或者……邓布利多表示没关系啊~然后他们就出柜了~~~于是这就是一篇adcre【吓哭

至于他们的情感关系究竟是怎样,我相信写的时候他们俩自己会决定的。

我在想……如果我真的写出这篇文,它的题目大概是《害怕自己》或者《我是谁我在哪儿》233333

4185个字2333333我真的很害怕自己233333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