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盐

因为平权主义所以理论上站无差,但实际操作的时候……………………………………
可逆可拆的杂食党,目前还没有最喜欢的cp

评论或可激活写作花絮,评论或可激活话痨模式,评论或可激活作者私戳
剩下的都是参与奖,奖品名字叫作者的感谢
(虽然可能是会是你们不喜欢的花絮……………

温馨提示:你关注了一个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新发的文藏起来的博主

少一份洁癖,多一分和谐。


*我一篇篇地翻,然后找到了
*赶在神动2上映前发出来的某人相关第四弹
*这是一篇伪装成小说的小论文



阿不福思抽出魔杖喊了声“吐鼻涕虫!”,充分贯彻了说不过就打的精神。
盖勒特对阿不福思的这种性子也算有点了解了,早有防备地甩回一道无声咒。
在阿不福思的认知里,这两个魔咒只会相撞。但不知道盖勒特使了什么手段,竟然把阿不福思的咒语反弹了回来。阿不福思反应不及就中了自己的恶作剧,嘴一张吐出了一只又软又黏的虫子。
阿不思被这个魔咒逗得一乐。为防刺激到阿不福思,他转眼就收了笑意。
阿不思抽出魔咒轻轻一抖,阿不福思就只吐黏液不吐鼻涕虫了。
他轻轻咳了一声,出于这段时间冷落家人的愧疚和阿不福思这幅可怜样,他不好意思责怪弟弟,选择劝说盖勒特:“盖勒特,你别刺激他了,我们也没说会带安娜走,至少……”
他身后的阿不福思趁这时用另一个恶作剧魔咒回敬了盖勒特。他甚至连嘴里的黏液也没吐干净。
阿不思没有料到这个,盖勒特就更料不到阿不思的蠢弟弟居然会无声咒了。他一时不察中了招,只好一边跳着踢踏舞一边闪开阿不福思继踵而至的咒语。
阿不思帮弟弟解了咒当然不好不帮弟弟冲动下的受害者解咒。不过盖勒特根本不需要他解咒,迅速和阿不福思打在了一块儿,还有空暇帮自己解了咒。
而阿不福思念咒又开始念出声了,看来对无声咒的运用还不怎么熟练。
应付盖勒特的魔法对没藏多少私的阿不福思来说着实有些吃力,而且阿不福思要施咒就没法说话,只好被迫听盖勒特说的话:“你以为你在为她好?把她锁在家里,终年不见日月的这种好?就算你对巫师的未来无动于衷,也稍微替你妹妹想想吧!你觉得自己现在的敌人是我?不!是《保密法》!”
这些话叫阿不福思更加恶心了,可是他现在完全被格林德沃压制,连还嘴的余地也没有了,只好攻击得愈发凶狠混乱。
阿不思知道阿不福思不累到无力再战是不会停下的,只好无奈地帮他挡下一些来自盖勒特的魔咒。盖勒特冲他咧嘴一笑。在给阿不思喂招的同时盖勒特还是能和阿不福思你来我往打得激烈。他稍微专心到魔咒上,嘴上说的就渐渐不过脑子了——这在惹怒阿不福思上倒是有奇效。
盖勒特很快适应了新局势,又开始把战斗交给自己的战斗意识和直觉反应,手中的魔杖挥舞出一种奇妙动人的韵律。
盖勒特的节奏带的很好,如果阿不思在和他单打,现在应该主动施咒打乱他的步伐,但是阿不福思的攻击始终不肯放松,阿不思的反击可能会害盖勒特反而中了阿不福思的招。
阿不思在接下一道红色的无声咒时突然皱起眉,打断了盖勒特的滔滔不绝:“盖勒特,你是不是……”
他还没有说完一道同为红色的光芒就击中了阿不福思。阿不福思惨叫出声,连魔杖也失手落到地上。
阿不思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挡到阿不福思和盖勒特之间,急匆匆地给阿不福思解咒。那果然是一个钻心咒,他花了四五秒才解开,而哪怕咒语最直接的效用停了,阿不福思还只能在地上发着抖。
阿不思随手帮弟弟施了一个盔甲护身,转身严肃地质问盖勒特:“你怎么可以对他用不可饶恕咒!”
但是在他身后,好容易停下惨叫的阿不福思勉强抬起头,和盖勒特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盖勒特坏笑一下,和阿不福思同时喊出:“四分五裂!”击碎了阿不思设在他们中间的屏障——和保护。
阿不思震惊地转过身:“阿不福思!你——”
“钻心剔骨!”阿不福思喊道。
什么也没发生。
盖勒特被逗笑了:“凭你想要掌握这个高深的法术还太早……”
同时阿不思气愤地对阿不福思吼着:“你不能和盖勒特学——学这种东西!”
“我不该和盖勒特学?是谁盖勒特前盖勒特后围着他乱转——你们不就是在讨论这种东西么!吐鼻涕虫!”
虽然盖勒特津津有味、全神贯注地围观他们兄弟吵架,但阿不福思的突击依然没有奏效。
“阿不福思你够了,我在和你说话!”阿不思被吓得心脏漏跳一拍,怕盖勒特因为自己输给了阿不福思。他回过头看了一眼,盖勒特摆出了个游刃有余的架势。阿不思欣赏的神色又从不赞成的表情下冒出了一毫。
但弟弟的怒吼很快逼他回到现实。
“我够了?你为什么不管管你的好朋友!他对我施钻心咒!”
“他是对的,盖勒特……”
“‘他是对的’,哈啊,现在你要开始支持你的蠢弟弟了吗?”
“那不是你用不可饶恕咒的理由!”
阿不福思根本不相信哥哥会因为这个钻心咒和格林德沃决裂——他知道他们在讨论更加糟糕的东西——他闷声不响地又对格林德沃施了一个恶咒。
阿不思挥手挡下了:“够了阿不福思!让我和盖勒特解决这件事!”
“解决这件事?昏昏倒地!”阿不福思索性连着挡在中间的阿不思一起攻击,“你要怎么解决?你能解决什么事!把他送魔法部啊!”
盖勒特生气了。他恶狠狠地发出了攻击。阿不思这下要挡住两个人的咒语,顿时吃力了很多——但是他不敢不挡,他不知道这样下去,今天还会出现些什么咒语。
不过阿不福思倒是轻松了很多。有阿不思挡在面前,他不再闪躲只需要专心施咒,甚至有了说话的余暇了:“你们两个就不能自己滚远一点吗?你又没怎么照顾安娜为什么非要装模作样地为她留下!我辍学照顾她不就得了!我们根本不需要你!你到底在这儿扮好哥哥给谁看啊?”
盖勒特攻击的力度更加凶狠了,全不顾如今挡在中间的是阿不思:“你竟然敢这么说!阿不思为你付出了多少……”
“付出了多少!他一颗心都在你身上了!”
他俩隔空对吼,却苦了夹在中间的阿不思。阿不思也有话可以辩解,但他弹回两侧魔咒尚应接不暇,实在说不出什么逻辑缜密的话来。而且盖勒特急骤的攻击非常有效,有时阿不思也会迫不得已闪过其中的一些,但他一让开露出的就是后面的弟弟。他焦灼地思量着这样会不会反而让阿不福思意外中招。他尽量只让开些伤害不大的魔咒。虽然两人使用的魔咒他大多能应对,但是要连续不断地迅速解决它们对一个十八岁的青年要求还是太高了,而且阿不思也从来没有这样混战的经验——天知道他从来不像阿不福思这样热衷于打架!
他又抓紧时间施了一个盔甲护身,想趁他们一时攻击不到对方时分别制服;但唯有这是他的朋友和他的兄弟默契的惊人,会同时施力击碎屏障,就算阿不思敢选择先出手制服阿不福思,他也没这个时间。



这事儿有人写过吗?求推荐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