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盐

因为平权主义所以理论上站无差,但实际操作的时候……………………………………
可逆可拆的杂食党,目前还没有最喜欢的cp

评论或可激活写作花絮,评论或可激活话痨模式,评论或可激活作者私戳
剩下的都是参与奖,奖品名字叫作者的感谢
(虽然可能是会是你们不喜欢的花絮……………

温馨提示:你关注了一个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新发的文藏起来的博主

少一份洁癖,多一分和谐。

复活吾爱(下)

他们的大哥盖勒特确实已经造出了最强的魔杖。他用这根魔杖挑战了无数巫师,战无不胜。

人们开始叫它命运杖。

如今盖勒特到什么地方都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前赴后继的人向它挑战,但从没赢过。

声名远扬的盖勒特的现况很容易知晓,但二哥却始终悄无声息。

哈利找不到二哥,决定去问问大哥知不知道阿不思的所在。

当他赶到盖勒特所在的城镇时正好入夜,他轻轻松松地打听到盖勒特落脚的旅馆,还不得不听了附赠的,关于今天的一战是多么惊心动魄,接骨木魔杖是多么强大的激情演说。

哈利感到赢下赌约的大概不可能是自己了,而大哥的傲慢气性想必要越发膨胀。所以他决定再恶作剧一回,披上了隐形衣摸向盖勒特的房间。

但是他没有料到房间门半开着。他侧身挤进去,骇然看到一个黑影举着匕首要刺穿床上的人。哈利来不及多想,用一个魔咒把他拉离了床铺,再乘那人回头乱挥匕首时遛到床铺边——这下他看明白发生什么了,显然是有人想杀人夺宝,那根造型独特的必胜魔杖就握在盗贼手上呢!

哈利不准备独自领教“命运杖”的威力,赶在那人还背对着床铺时,用隐形衣把自己和盖勒特都盖住了。

当然,如果那人肯就此离开就再好不过了。

他的举动惊醒了盖勒特。盖勒特迷迷瞪瞪地醒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梦见哈利。不过当他一抓右手找不到魔杖,再在房间中看到了那个盗贼,哈利就什么都不需要解释了。

他扯开哈利捂住他嘴的手和他们身上的隐形衣,根本没注意哈利左手有一根准备交给他的备用魔杖,直接怒气冲天地扑向了盗贼。

盖勒特把哈利的计划彻底打乱了,等哈利把乱七八糟得盖到头上的隐形衣抓下来,盖勒特已经和那个盗贼滚成一团了。

哈利心里飞快转过了几个魔咒和一声哀叹,没有任何把握不误伤盖勒特。

在哈利有机会瞄准盗贼前,盖勒特用右手和体重逼着盗贼把刀压进了自己的心脏。

鲜血喷溅出来。

哈利这才发现自己忘记呼吸了。

一时间屋子里只有余下两个活人拼命喘气的声音。

哈利比生死一线的盖勒特先回过神来:“盖勒特!你到底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你就不能让他走么!你手无寸铁……”

“他是我白天的手下败将,晚上用这种肮脏的手段来报复。”盖勒特缓过气来,从尸体的右手抠出自己的魔杖。

“所以你只是险胜于这个巫师,而且他还拿着你的魔杖!如果……”

盖勒特打断了他:“我绝不会把命运杖拱手让人。”他一字一顿地说,“我会用性命保护它。”

哈利皱起眉,敏锐地指出:“你造他是为了战胜死亡,如果你拼死保护它,命运杖究竟是让你远离了,还是更接近死亡了?”

这没有难倒盖勒特:“只要有它在手上,我永远没有需要拼死保护它的那天。”

哈利并不赞同:“我认为你应该更低调些。”

“不!我现在是最强大的巫师,我何必低调!”

“最强大?你刚刚还差点死了!”

“哼,我以后会更小心这种龌龊的麻瓜把戏……”

哈利暗自摇了摇头,不知道要什么样的挫折才能让这个自傲的大哥懂得收敛和谦逊;哈利转而问起了二哥的下落:“大哥,你知道阿不思去哪儿了吗?”

“哦,我也正要找他决斗呢,你可以为我们做个见证。”

“决斗?”哈利惊骇地说,“不,你不能和阿不思“决斗”!他是你的亲兄弟!我听说了接骨木魔杖有多么强大,你不该做这么危险的事。”

“不在决斗中战胜和我旗鼓相当的阿不思,怎么证明命运杖的强大?至于你,我简直看不出你的隐形衣有什么用。我们都有很多种办法隐藏身形,而你就真的准备在这衣服下躲一辈子?”

“隐形衣比魔咒多了一个好处——它还能同时保护别人。”哈利回敬道,“也许你没注意到,它刚刚就保护了你。”

哈利绝对无法接受与自己亲如骨肉的两位兄弟自相残杀,但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能说服盖勒特改变主意。

他们毫无意外地不欢而散了。

不过哈利没有走远,他披着隐形衣悄悄跟上了盖勒特。他知道自己才华横溢的大哥更有可能找到下落不明的阿不思。

盖勒特果然找到了,但他们都没有会想到阿不思会变得如此憔悴和狼狈。

他脸色苍白到连盖勒特都因为怀疑他会晕倒而给他变出了一把椅子。

“阿不思,发生什么了?”哈利也想问这个问题,这可不像是阿不思投入研究的样子。阿不思看起来没精打采的,桌上地上虽然摊着的都是魔法材料,但哈利居然没看到阿不思的魔杖。而且阿不思喜欢的几个麻瓜玩意儿也不见了。

阿不思看起来一点也没有热情探索的愉快,更像是被什么东西摄了魂。

“哦,盖勒特。”阿不思恹恹地说,“那个赌约我还没有准备好,过一阵子再来吧。”

“好吧,赌约可以放放再说,你的魔杖呢?”看来盖勒特也注意到了。

“我说我投入在回魂石里你看不出吗!”阿不思突然爆发了,“立刻离开我的房子!”

让哈利庆幸的是现在盖勒特看起来关心阿不思更胜赌约了,没有在听到这句话后就真的离开。

如果说一开始哈利是怀着一点小私心没有出现,现在他就是真的不敢出来了。

阿不思是真心想赶盖勒特走。盖勒特也许还有办法硬赖在这儿,但如果阿不思要赶哈利走,隐形衣可阻止不了阿不思。

哈利很想留下帮阿不思。他觉得阿不思不对劲。乘盖勒特吸引了阿不思的注意力,哈利悄悄溜上了楼。

等他回到客厅,他的两个兄长还在争吵。

“这不是赌约的事!我要复活我的爱人!不能再拖了,不能再拖了,”阿不思不住地喃喃,声音忽高忽低,有时像是在和世界宣告,有时又像在自言自语,“再拖他就会永远地留在那一边……我必须抓紧……”

哈利站在楼梯上听完这句,又转身回二楼寻找阿不思“爱人”存在过的痕迹。

一楼的阿不思低迷了一会儿又激动起来:“你想赢我就让你赢!我哪一次没有让你赢!”

这话把盖勒特气得团团转,终于抽出了魔杖:“现在我要你拿起魔杖和我决斗!”

“如果你要杀我就动手吧!杀了我,我也好和我的爱人团聚。”

“杀你?我只是想用你的力量验证命运杖!你什么时候和哈利一样愚蠢了!”

“和现在的我决斗,和动手杀我有什么区别?”阿不思这时才终于表现出一点清醒的神志。

盖勒特无言以对。但他想不明白:“你迷上了哪位姑娘?什么样的女人死了都能让你如此神魂颠倒?”

“滚开。”阿不思又恢复了原样。

他瞪着盖勒特的样子,仿佛盖勒特就是杀死自己爱人的元凶。

哈利在小屋前前后后都看过了,炉子看上去很久没有生过火了,可是如果说阿不思是废寝忘食,他又晒出了好几床棉被。相比之下阿不思专戳盖勒特痛脚,故意让他气得发疯都算不上疑点了。

海妖、壬赛、媚娘,哈利仔细思量着可能让阿不思中招的东西。

但是哈利跑上跑下也没有找到任何蛊惑人心的生物存在过的痕迹,除了不合季节的棉被,阿不思看起来完全是一个人住的。

当哈利再回到一楼,他又被盖勒特震惊到了——盖勒特竟然真的被阿不思气跑了。

盖勒特根本没发现阿不思是故意在气他,不然他绝不肯走的。

哈利以前只知道阿不思最能说服盖勒特,还没发现他连“激怒盖勒特”都有一手。哈利甚至怀疑他是故意不拿魔杖,这样盖勒特就不会真的攻击他。没了盖勒特无意识的掩护,哈利的移动小心了很多。他准备追上盖勒特,把这些疑点都给盖勒特指出来——他一个人可没法阻止阿不思犯傻。

阿不思似乎也想到了类似的问题,大步走向门口,用不知从哪里摸出的魔杖检查盖勒特是不是真的走远了。

在确定盖勒特一时回不来以后,他就用冗长的魔咒把门锁了一圈又一圈,充分表明了想独处的决心。

哈利不想面对被阿不思打包丢出去的结局,索性缩在墙角,想了想能不能自己从二楼窗口跳出去。

“哈利,你可以出来了,我把盖勒特赶走了。”

哈利被吓了一跳。他握着隐形衣不知所措,然后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一团银雾凝成了自己的样子。

“谢谢,阿不思。你做的很好,我确实不想见大哥——这是我们两个间的事。”

“我想你也是不愿见他。无论是生是死,有我和你一道。”

哈利傻了。

他不明白眼前是什么状况。

哈利非常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哈利。

他觉得自己没有失去过哪段记忆,更没有死了而不自知。

所以阿不思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还同名的恋人死了?

就算只是看在盖勒特夸过哈利几次的份上,哈利也不好意思相信这种“巧合”。

但现在不是尴尬或者逃避的时候,他得先救出阿不思。

哈利摸不清那个“哈利”有多少本事,不知道如果自己脱下隐形衣面对的是阿不思的怔忪和“哈利”的攻击,还是阿不思和“哈利”一起的围攻。最好的计划应该是解开阿不思设下的门禁,追上盖勒特,和他一起处理这件事。但如果他解咒时惊动了阿不思,那就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直接偷袭阿不思也是选择之一,但如果阿不思不站在他这边,哈利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幽灵,也许会和阿不思重蹈覆辙。

哈利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赌一把。

他悄悄绕到阿不思和“哈利”之间,面对阿不思掀起了隐形衣,恰好遮住了幽灵的视线。

哈利的隐形衣不是一件完整的衣服——他是巫师,可不是裁缝——更像一块未经裁剪的“隐形布”,哈利一举起来,就让自己和阿不思都隐去了身形。

“阿不思?”另一个“哈利”还没有警觉起来,迷惑地呼唤着他消失的“兄长”。

阿不思却好像被人施了消音咒。他目瞪口呆地看看头上那个栩栩如生的哈利,再看看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的哈利,连被哈利夺走了魔杖都没反应过来。

哈利如愿地吓呆了二哥,眼疾手快地用隐形衣把他俩都裹了起来。

他身后的那个“自己”慢了他不止两步,现在才开始绕着圈子找他们。可任他满世界乱飞都不可能找到阿不思了——当哈利看到他轻轻松松穿过家具,就知道他的身体和幽灵没什么两样。

阿不思现在没有魔杖,那个哈利没有身体,连张开手臂到处转悠都找不到他们;它甚至搞不清发生了什么,无论有多少魔法都使不上力,局势总算稳定了。

哈利的心跳渐渐平复下来。

他凑到阿不思耳边,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利口中的热气刚刚呼到阿不思耳边,他就被阿不思猛得拉进怀里,紧紧地抱住。

哈利有点懵,下意识握紧了右手的魔杖。

半透明的哈利开始在半空盘旋,在各个房间里穿梭,坚持不懈地呼唤着阿不思:“阿不思。我的爱人。阿不思,你在哪呀?”

哈利觉得自己听得烧了起来,全身都辐射着可怕的热量。可是阿不思的身体冰冰凉凉的,一抱住哈利就仿佛要软倒在哈利身上,还仰着头迷茫地看着另一个哈利。

哈利犹豫了一下,悄悄回抱上去。

他能看出阿不思心里一片混乱,但摸不清阿不思究竟中了多深的魅惑,是不是在把自己当作上面那个的替身。

至于另外的问题……现在不是解决的时候。

他们就在越发尖利的呼喊中安静地拥抱着。

“阿不思,你去哪儿了?你答应爱我的啊,你答应要永永远远和我在一起的啊!”

“游魂”不甘心失去自己的祭品,表情隐约狰狞了起来。

看到还活着的哈利恢复了一点理智的阿不思终于地看出了这一点。

他这才确信眼前的才是真正的,唯一的那个哈利。他不禁尴尬起来,试图和自己的三弟拉开距离。

哈利不肯放手,小声说:“呃,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个形象吗?”

阿不思脸都红了:“当然不是!我不知道……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以为人死了以后总会有一些变化……”

“well,”哈利笑着说,“看来你终于会有猜错的事了。”

阿不思凝视着他,摇了摇头:“不,我所有事都弄错了。

“但我想……你至少没弄错爱?”

阿不思也微笑起来:“是的,我没有。”

在虚假的哈利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中,这对兄弟再一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一个假的番外


哈利说:“我们赶快走,盖勒特知道你恢复了,又该追着你决斗了。”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