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盐

因为平权主义所以理论上站无差,但实际操作的时候……………………………………
可逆可拆的杂食党,目前还没有最喜欢的cp

评论或可激活写作花絮,评论或可激活话痨模式,评论或可激活作者私戳
剩下的都是参与奖,奖品名字叫作者的感谢
(虽然可能是会是你们不喜欢的花絮……………

温馨提示:你关注了一个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新发的文藏起来的博主

少一份洁癖,多一分和谐。

恐惧与渴望

*有人告诉我镜子摆那房间好多年了——我相信了。
*糖刀自取?
*献给所有因为预告片而对邓布利多的形象感到担心的同好
*可惜我不能赌咒罗琳会用这么绕的脑洞


那天晚上他又走到放厄里斯魔镜的房间——发现这面镜子的学生经常会别幻像迷住,这里可以算是霍格沃兹夜游盛地中最危险的几个了。
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他还有几分遗憾。
虽然把沉迷于此的孩子拉开确实挺麻烦,但厄里斯魔镜毕竟是一个精美的艺术品。
他站到镜子面前,镜子里的画面还是老样子,还不如厄里斯的边框和魔法更能让他沉迷。他绕着边框细细地打量了一圈,再抬起头的时候发现镜子里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半身。
他僵住了。
他没有回头,因为他确信房间里没有第二个人。
是他的大脑封闭术动摇了吗?
忽然,他察觉到什么,脸色一变抽出魔杖:“滑稽滑稽!”
一团薄雾从镜面上脱落下来,变成一个年幼的阿不福思,不情不愿地张开嘴:“咩~~”
邓布利多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
他放下魔杖,心里想:“下周的课有教学材料了。”

评论(8)

热度(22)